中国游戏最黑暗的一天还没到来。

今天一早,网上已经全是腾讯WeGame《怪物猎人:世界》被下架的消息。上午8时,WeGame宣布其平台上的《怪物猎人:世界》因相关政府管理部门接到大量举报,应主管部门要求停止售卖,并下架整改。

由此,被视为腾讯WeGame动真格,与Steam首次大型的正面较量,也随之宣告破产。

腾讯支配中国游戏市场已经很多年,如今也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但与之对应的是腾讯一直都没能获得与其体量相符合的尊重。很多人还记得,在《魔兽世界》电影的开场,观众面对腾讯影业的LOGO和暴雪的LOGO出现时,分别给出了什么样的反应。

在最近几年,很多玩家发觉腾讯“变”了。这家公司开始买版权,做原创,扶持独立游戏,甚至做了一些看上去很“亏”的买卖。据业内人士透露,仅“纪念碑谷”一作,就让腾讯倒贴了大量资金,而此后像“极光计划”等一系列“利他”的尝试,也几乎没有考虑盈利。

腾讯想要获得尊重,用户口碑长期爬坡多少与“世界第一游戏企业”的身份不符。更重要的是,如今的腾讯早已不是当初的腾讯,市场也早已不是当初的市场。

简而言之,利他的过程,最终得以收获利己的结果,市场的生态循环正是如此建立起来的。——阑夕

这样“赔本赚妖吆喝”的“利他行为”,包括后来的功能游戏,以及WeGame平台,还有被下架的《怪物猎人:世界》。

此次腾讯的《怪物猎人:世界》相比Steam服有着更早的发售日,更便宜的价格,更稳定的服务器,以及更便捷的社交生态。以至于这一次,舆论罕见的站在了腾讯一边,而此前很多玩家对WeGame平台的调侃与怀疑,早已经随着《怪物猎人:世界》WeGame版的开放而烟消云散。

这一次所有的玩家都在为腾讯喊冤,而究竟是谁杀死了《怪物猎人:世界》?

 

再谈版号制度

随着2016年年末版号制度的落地,中国游戏行业正式进入了逢出必审,上线有号的新时代。

在版号制度的作用下,在中国大陆上线的游戏,无论是进口还是国产,都必须取得广电总局发放的版号和文化部发放的文号。只有通过这两个部门的审批,并获取版号和文号,游戏才能以合法的身份进入市场,运营营利。

但在2018年3月份,由于政府部门改制的问题,游戏版号已经停止了审批。而版号什么时候恢复审批,还没有明确的消息。

这意味着,如果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在今年停止版号审批之后,中国大陆市场不应该存在新上线的游戏。

但事实是,虽然今年夏季的新游数量确实少很多,但新游戏仍然在有条不紊的上线着。

这些游戏分为三种情况:

有些新游在版号停止审批前就获得了版号。很多游戏很早就取得了版号,只是由于发行计划排期较晚,所以上线时间在版号审批之后。今年6月份腾讯上线的女性向换装手游《云裳羽衣》就是在去年年底取得的版号,没有受到版号审批暂停的影响。

一些新游在用以前游戏的老版号“套牌”。有业内人士透露,很多厂商手里都有以前游戏的版号,新游戏上线后可以暂时套用老游戏的版号。而且市面上也有一些公司在售卖现有游戏版号,价格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但以前就获得版号的产品实在有限,市面上存在的版号暂时成为了“不可再生”资源,随着时间的流逝,如果版号审批再不开放,现存版号将会很快就被消耗完。

于是第三种情况就出现了,那就是“在只取得文号的情况下上线”。在版号暂停审批的当下,这似乎成为了最合理的方式,也成为了游戏行业目前最通用的方式。而且版号审核暂停并不意味着市场的无序,文化部此时承担了游戏审核的全部职能,只不过以前的两次审核变为了一次审核,中国大陆上线的新游戏仍然是及经过国家有关部门严格的审核之后才上线的。

但是合理,并不代表着合法。

这些拿到文化部文号的游戏本质上仍然处于灰色区域,但在版号审批暂停的当下,新游戏想要上线并没有其他更合理的道路可走。

如果这个时候接到成规模的举报,后果可想而知。

而腾讯的《怪物猎人:世界》,虽然拿到了文化部的文号,但其并没有在3月份前的版号审批名单中,可能正处于第三种情况。

 

友商下黑手?

在《怪物猎人:世界》下架的相关新闻下面,舆论的主流是批评审批制度和举报人,而在某篇文章曝光后,阴谋论正在成为舆论的一大方向。

腾讯和网易作是中国国内体量最大的两家公司,以至于他们之中任何一家出问题,难免会引起玩家对另一家的猜测。而本次之所以有很多的人选择相信阴谋论的原因在于,网易旗下游戏媒体爱玩网在《怪物猎人:世界》出事前夕发布了独家爆料。

在8月11日晚上22:38,网易爱玩微博账号独家爆料了《怪物猎人:世界》出版文号消失的事件。原本已经成功拿到文号的《怪物猎人:世界》在中国文化市场网的过审名单里消失了。而后更有大V爆料,他收到了账号私信请求有偿传播《怪物猎人:世界》文号消失的新闻。

重点在于,一般玩家在获知文号审批通过的情况下,很少会在几天后转头再去检查文号。而网易爱玩却能够在第一时间获得这个消息,并且在爆料后掏钱请大V传播,这就显得非常可疑。于是,不少人形成了这样的思路:网易和腾讯竞争是竞争关系,网易手下还有两款狩猎手游,自然有理由举报腾讯。爱玩网是网易旗下,他们当然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并且也有动力掏钱去“煽风点火”。

这一切看上去非常合理,而问题也在于这个思路太过“合理”,以至于显得诡异。

爱玩网是网易新闻游戏频道拆分出来的一家游戏媒体,是网易旗下所属的一个边缘部门。说起爱玩网和网易游戏的关系,可能相当于炫耀党(新浪旗下游戏媒体社区)和新浪微博之间的关系——除了同一品牌之外,基本上没太大关系。

而且,大公司媒体系统日常“黑友商”是非常平常的做法。爱玩网作为网易旗下的游戏媒体部门,在碰到关于《怪物猎人:世界》这样的重点新闻时,自然会干劲满满的抢独家做传播,一方面这样的新闻确实是热点,另一方面还能顺便敲打下友商,何乐而不为呢?反过来看,腾讯的媒体系统在探查到批判网易的文章时,也同样推送得非常积极。

但通过这种所属媒体系统的小打小闹,就下判断是“友商下黑手”,难免过于武断。

在《冰与火之歌》中,乔佛里死在了他的婚礼庆典上。而在死前,他百般羞辱小恶魔,他的死因也是喝下了小恶魔献上的那杯酒。小恶魔成为了天然的嫌疑人,而看剧的观众都明白,小恶魔不会蠢到去设一个自己会成为嫌疑人的局。上文提到,腾讯和网易如果其中一方出事,那么群众的目光绝对会聚焦在另外一方,作为明知自己会被怀疑的网易,也同样没有理由在这种情况下去碰友商一个口碑极好的项目,更不会下手之后还用挂着“网易”牌子的爱玩网去煽动舆论。

最重要的是,网易在《怪物猎人:世界》这件事情上对腾讯下手的目的在哪?

最直接让人联想到的是网易旗下的两款狩猎题材手游,但实际上,这两款手游和《怪物猎人:世界》,并不处于同一赛道上。一个是自研手游,一个是3A跨平台大作,所针对的用户使用场景和用户群体都是不同的。而且就算举报了WeGame,玩家还可以去其他平台玩《怪物猎人:世界》,并不存在逼走《怪物猎人:世界》抢夺同题材市场的问题。

网易本身的业务线中并没有单机游戏,整体来看WeGame和网易的业务并不存在重合领域,对《怪物猎人:世界》下手,网易捞不到任何好处。况且今年网易的口碑已经遭受了几次冲击,如果对《怪物猎人:世界》下手,网易还要承担全国猎人的怒火,它的口碑经受不住这个锅。

简而言之,网易去做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还露这么多破绽,非常不网易。

 

是谁杀死了MHW

从利益角度来看,能从这件事中分得利益的单位,几乎没有一家有惹腾讯的胆子。而广受玩家猜测的Steam,完美世界等公司和网易一样,都不能在这件事情上捞到半点好处,甚至还会遭受一些额外的风险。

难道真的像腾讯公告中所说的,是遭受到了玩家大量举报?

这个真的非常有可能。和其他行业不同,游戏行业的举报相当管用,相关部门只要在一段时间内收到关于某款游戏一定量的举报之后,一般就会采取不限于约谈、整改、下架等一系列措施。

而在版号暂停审批,大家集体灰色地带的情境之下,这样成批次的举报有着异常大的杀伤力。

和腾讯WeGame组做对接的“演播室只有一个屎蛋”也在微博证实,他得到的回复是“的确被玩家举报”。

在“玩家举报”确情况下,杀死《怪物猎人:世界》的就是心灵扭曲的举报玩家和不分青红皂白的举报受理,以及让人无法合规的版号制度;在“非玩家举报”情况下,杀死《怪物猎人:世界》的还是版号制度。

版号制度本质是什么?是审查,是准入。

游戏的分级制度已经呼唤了很多年,但最终取代分级制度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版号制度。在高压审查限制准入的版号制度下,一个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游戏行业的活力和创意受到了相当大的限制。事实上,游戏行业受版号制度的负面影响早已出现,2018年上半年游戏行业增长的大滑坡,很难说没有版号制度的功劳。

更核心的在于,版号制度更加明确的制造了一把无时无刻不悬空于所有游戏公司头顶的利剑,这把利剑比以往更锋利,比以往更具破坏性。

回到《怪物猎人:世界》被下架这件事情上,暂停审批的版号堵住了所有正常合规上线游戏的路,制造了一个“要么不上线,上线必违法”的两难困境。在这样的一个困境中,有关部门并未给出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法,游戏公司只能选择饿死或者“看似合理但有风险的方式”。

最终杀死《怪物猎人:世界》的,正是这样的一种制度。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