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对网络游戏实施总量调控”通知的出台,大量游戏概念上市公司股价暴跌,裁员传闻四起,整个行业都弥漫着一股“丧”气。半年多未放的版号,不断升级的监管措施让很多游戏公司不得不走出自己的原有领域,在夹缝寻求生存机会。

在游戏行业的监管政策不断升级的现状下,“不出海,就出局”成为了很多公司的座右铭。然而出海之路并非一马平川,大厂仍尚且施施而行,中小厂商求生谈何容易?

然而就在全行业预期走低,哀嚎遍野的时候,专注国际市场的港股上市公司乐游却交出了亮眼的中报,走出了与尽显疲态的业界对比鲜明的反曲线。我们采访了乐游CEO许怡然先生,请他讲一讲在政策频出的当下,中国的游戏公司如何出海,如何生存。

 

谈生存

多让玩家开心,少想资本运作

当今,不断出台的政策已经成为影响游戏行业业态的重要因素。由于游戏审批主管部门的调整,从今年3月份开始版号审批一直处于暂停状态。而在中国的游戏市场上,游戏上线必须需要有关部门发布的版号。停发半年的版号造成了大量的游戏产品积压,产业链各环节的公司均受到波及。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少游戏公司不得不走出自己的原有领域,在夹缝寻求生存机会。

许怡然认为,在当今的大环境下,主要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是业界热聊的“出海”,另一条路则是鲜有人提的“广告”。

根据中国的版号政策,网络游戏上线必须持有版号。如果没有版号,游戏只能通过测试版的方式“曲线上线”,且不能在游戏中开放收费模块。但在游戏中添加广告,依靠广告赚取广告费的方式目前还未有归类,不能算是在游戏中进行收费,所以理论上并不需要版号。

许怡然介绍,广告游戏是一个国际化的模式,并且在国外发展的相当成熟。但对于国内想要效仿的同行来说,设计这类游戏的方法和需要掌握的开发关键与目前国内现有收费模式的游戏非常不一样,想要转换道路,需要克服困难的决心,更需要非常强大的学习能力。

对于仍在坚持国内游戏市场的厂商,许怡然建议他们多关注短期现金流,少考虑资本运作。多让玩家开心,专注产品,现金流稳定的公司,无论走出海或广告哪条路,总能生存。

“只要是现在现金流比较稳的公司,只要稳住了,靠以前拿到手的版号,正在运营的产品长期赚钱能够养活公司,那就一切都好,如果一直都在烧钱的状态,赌下一个游戏能拿到版号,那就相当危险了。”

 

聊出海

总之就没有特别容易的事

“往上走特别难,往下走特别挤”是许怡然对游戏出海现状的概括。

往上走即为打造超级产品,进军一线国家市场。但往上走往往对国内游戏公司的实力有着过硬的要求,并要警惕海外知名大厂打造的国际大作的竞争。随着国外知名大厂手游赛道的铺展,越来越多“质量凶残”的游戏产品开始“屠杀”各国的游戏榜单。往上走意味着强大的团队实力,也意味着要与这些产品正面厮杀。

此前,任天堂推出的《火焰纹章:英雄》战斗力惊人,18个月营收超过4亿美金,展示了大厂“降维打击”的能力。今年下半年,国外大厂也纷纷公布了自己的手游产品,Bethesda推出的《上古卷轴》手游展示画面已超过国内一般端游水平,产品展示尽显杀气。

“好多大厂都在做手游,火焰纹章、上古卷轴这样的降维打击谁也挡不住,这个迟早要发生的,而且已经在发生了。往上走不容易,不是实力弱的小团队能做的了的。高维打低维那不叫碰撞,叫碾压!”

往下走即为下沉三四线国家,满足一般玩家的游戏需求。比起往上走,往下走对于团队的整体实力要求要低很多,但正因为往下走的门槛相对低,需要面对的竞争对手反而会特别多。

许怡然建议团队规模较小,实力不足的出海团队,先往下走,寻找特别细小的小众领域着手,并坚持下去。

“印度有个叫Rummy的本地游戏,相当于中国的地方麻将。印度一家做Rummy游戏的公司,一年也有几千万美金的净利润。关键要坚守一个小众市场,精研下去,把脑袋削到足够尖,把针磨的足够的细,扎进去,抓得越深越好,在特别细节的地方把你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稍微大一点有钱的公司关注不到这么细小的群体,他觉得挣的这一点钱不够塞牙缝的。这时你就活下来了,而且可能活得很滋润。”

买量是许怡然谈论出海话题的另一重点,目前在国内游戏出海以手游为主的大环境下,买量是中国手游出海无法避开的问题。许怡然认为,买量是手游出海过程中特别有挑战性的事情,买量的经验一般要靠大量的金钱堆积,而在“往下走”的路线下,中国手游进军的那些国家和地区,很容易买到假量。

也正因为三四线国家市场买假量问题,很多中国的出海游戏公司选择了寻求当地运营商合作。但目前产品与当地运营商的关系常常处于不对等状态,当大量产品涌向运营商的时候,运营商自身有了很高的选择权。一些运营商可能不会支付产品的版权金,也可能对产品不够重视,资源投入不足。许怡然表示,想要在海外生存,与其寻找运营商合作可能还不如多在买量的事情上多花些心思,想办法给自己找特别偏门能买到便宜量的地方,赶紧包下来。

“其实绝大多人都没做过出海,这也是我原来那个文章里写的,出海也不容易。容易的方向就会竞争特别激烈,不容易的方向你就得下功夫学,总之就没有特别容易的事情。”

 

说精品

出不出政策都要往这个方向走

网游总量调控的消息对游戏行业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总量调控意味着市面上的网游总量和新游上线数量将会受到政策的强力控制,也意味着游戏公司必须改变当下的市场战术,把精力转移到已运营的现有产品上来,以现有产品为基础,多次挖掘价值。

能够供游戏公司多次挖掘价值的产品必然是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存活的精品,可以多次挖掘价值的产品也必然是长线运营的产品。由于此前市场环境较为粗放,游戏产品换代速度较快,大量产品被游戏公司快速榨干价值后腾笼换鸟,游戏产品寿命普遍下降。而政策的出现则要求他们改变当前的运营方式,在总量受限之下,产品要做精,运营要做长。

许怡然指出,精品和长线运营是游戏公司本来该走的方向,这与政策本身理论上应该毫不相关。

“我觉得长期来讲,国家出政策也好,不出政策也好,凡是那些想要进来捞一票快钱就走的人,迟早都要出问题。”

但精品和长线运营对国内的游戏企业来讲也并非易事,许怡然坦言“钱足”和“心齐”是这些的大前提。做精品是十分耗钱的一件事,做长线也是十分考验耐性的事情,一旦资金不足,人难免会心不齐。这时有些人可能会想着早点做完上线,早点赚钱发奖金补贴家用,有些人还会坚持精品的思路,团队的心不往一块走,精品肯定无法做好。

而长线运营则更该是中国游戏公司的一个优势,许怡然解释说,外国游戏公司其实不太擅长在一个游戏成功之后做长期的维护。他们往往在一个游戏成功之后,拿赚的钱去实践另一个想法,做个新游戏,为自己而做。中国人应该发挥自己的优势,做长期的更新维护。而长线的关键在于,坚持为用户群服务的心态,努力持续提供新的内容。做到这些,用户最终会主动付钱支持你。

“其实现在好多人,家里的生活条件还算不错,能承受很长一段时间能拿低工资或者不拿钱,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大家愿意凑在一起做出一个很棒的东西,就更容易实现精品战略。关键看你有没有耐心寻找最合适的合作伙伴,而且有耐心不论花多少时间,都坚持做到最好。”

 

话国际

免费游戏不等于坏游戏,中西结合做全球认可的好游戏

目前,很多中国游戏公司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国际化竞争,开始追求国际化。国际化并非单纯的游戏出海,而是在立项之初就瞄准全球游戏市场,以全球标准,启用国际化团队,打造全球玩家都易于接受的产品。

乐游的海外游戏业务正是现在流行的“国际化”。Digital Extreme的《Warframe》作为一款免费网游受到了来自全球玩家的喜爱,国际服务器也促进了各国玩家之间的交流,而乐游正是Digital Extreme的“幕后老板”。从《Warframe》的成功出发,乐游接连拿下了“文明”“指环王”等多个国际化IP,并着手打造免费游戏推向全球。

随着越来越多成功的免费网游在全球出现,免费网游正成为国际游戏市场中一个重要的流派,如何打造一个让全球玩家都认同的免费网游,是中国游戏国际化的一大话题。但中国免费游戏的口碑状况,在全球市场上并不乐观。国内玩家看到中国公司的免费游戏就打上了Pay To Win的标签,国外玩家则是高呼着“Chinese MMO”来嘲笑中国免费游戏。

许怡然认为,做世界顶级的好游戏,和做免费游戏绝对不是矛盾的。无论是全球哪里的玩家,本质上并没有区别。没有人真的喜欢Pay To Win,更没有Pay To Win的游戏能够算上好游戏。真正的好游戏,应该是Pay To Win Happy,玩家付费可以享受更好的服务,但这个服务并不会伤害到其他人。成功的免费MMO不是让花钱的人去Win,而是帮助花钱的人和不花钱的人交朋友,在虚拟世界中构建一个复杂的社会关系,并且这个社会关系是以友情和爱情为主,是正面的。这样的游戏是免费游戏,也是好游戏,它们具备持久的生命力,能够让用户长久的获得快乐,自然也能够长久的赚钱。

“我们家乐游的Warframe就是一个特别好的案例,玩过这个游戏的人都知道,它不是一个对战游戏,同样很长寿,很受欢迎。”

此外,许怡然提到,在免费网游方面中国人有着自己的优势。免费网游目前已经是国际市场中玩家进入门槛较低的类型,而中国人在制作免费网游方面比外国人更有优势。由于市场环境和投资环境原因,外国人很难持续认真的研究免费网游,很多公司一旦在一款投入过高的免费网游中失利,就会关门倒闭,员工也就回去做单机了。和国外不同的是,中国的公司一旦失败在某个免费游戏项目上,项目组的员工能够继续带着经验在下一家公司找到工作,久而久之中国就积累了很多拥有实战经验的免费网游设计人才,形成了完整的经验体系。

在国际化团队中,取其之长补己之短已经成为通用做法。许怡然透露,乐游目前接手的几款外国的知名IP,都启用了外国“大神”参与。目前乐游在海外有多个顶级研发工作室,在海外制作和参与到我们几个项目的员工加起来有将近一千人。乐游始终贯彻的方针就是“西方游戏的美术设计、品质、体验、游戏性与东方免费网游设计相结合”,创造国际化优秀产品。

 

结语:

谈及近况,许怡然告诉我们,他们近期主要任务还是做好手里的这些游戏。他认为中国人完全能够能够做出顶级的游戏,而这也是乐游未来的理想。他希望支持这个理想的人,愿意和他一起奋斗的人,希望往这个方向助推一把的人,能够加入他们,为这个理想一起奋斗。

“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们的游戏完全由中国人自己设计制作。波兰人能够做出巫师3,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做出一款让全世界都非常喜欢的免费网游呢?更进一步,为什么老外的这些IP就能授权到中国来,而中国的原创IP就不能走出去呢?”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