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各大厂商Q4产品计划的披露,游戏行业颓势被更直观的显示了出来。相比往年,今年的Q4产品数量显得略有不足,一些厂商表示,版号审批的暂停让他们不得不选择更保守的打法,减少新品数量,降低被版号卡死的风险。此外,有些厂商则表示Q4无新品计划,直接将档期推到了2019。

从3月份开始停止审批的版号已经成为了游戏行业必谈的话题,随着时间的后移,暂停审批给游戏产业带来的影响也更加明显。9月底,有画师在微博上哭诉,受游版号影响,游戏公司倒闭了600多家,产业链上游的游戏原画培训机构也受牵连解散,导致她的绘画课程出现了一些问题。

有不少自称游戏行业从业者的用户在这条微博下面留言,讲述自己近期经历的遭遇。有网友表示,他刚刚经历了裁员,由于版号发不出来,大量产品压在手里无法上线,公司只能缩减规模,准备过冬。

随着转发评论数量的增多,该微博被禁止评论,并屏蔽了转发。

虽然微博中的言论一向半真半假,但如此负面的氛围也反映着业内外对游戏行业前景看法的忧虑。而回首中国游戏行业发展历史,寒冬实际是业界的常态。

 

寒冬是常态,游戏行业曾多次洗牌

从端游到页游再到手游,高速发展的游戏行业一直处在被不友好氛围的包围中。自从中国的游戏产业成型之日起,这个行业每隔一段时间便要面临一场难过的寒冬,但在寒冬之后,洗牌后的游戏行业更显生机。

十年前,端游的发展已经开始显露出一丝疲态。相对于网游高速发展的年份,2008年的网络游戏发展显得劲头不足。成功抵挡住“韩流”“日货”的国产网游在一次次艰难的胜利中得以在市场中立足,然而在胜利带来的喜悦还意犹未尽之时,他们却不得不面对洗牌。

长期的市场搏杀锻炼了这些游戏公司的战斗能力,但全新的市场环境却让不少游戏公司慌了神。在那时的玩家看来,这些中国网游忽然就在一夜之间丢了灵魂,少了新意;而在那时的游戏公司看来,产品跟不上市场,改变也跟不上变化。

游戏行业步入了寒冬。在当时,《魔兽世界》成为了国内市场中最火的网游,玩家对国产网游产生审美疲劳的现象更加突出,市场对曾经屡试不爽的免费网游模式也产生了抗药性。策略要革新,品质要升级,玩法要丰富,刚刚抗韩成功的国产网游直接经历了一轮洗牌。

整个行业的格局在洗牌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九城为代表的几大游戏巨头在那次洗牌中退出了市场头部,而手握有别于上一代网游产品《CF》《DNF》的腾讯则凭借着这次“尝鲜”开始了自己的游戏行业称霸之路。

页游技术的成熟加速了洗牌的过程。门槛更低,更轻便的页游在端游增长失速的大环境下来势汹汹,进一步挤压了那些循规蹈矩公司的市场份额,而借助这一契机,以游族、第七大道为代表的游戏公司强势崛起,游戏行业格局发生了进一步变化。

时间来到2011年,经过几年野蛮发展的页游也面临着他们的困境。玩法千篇一律,操作自动挂机被很多玩家用来形容当时的页游,与页游刚刚出现时相比,11年的页游已经不复当初的魅力。此时,智能手机正在成为玩家的新宠,在2012年的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大普及之后,手游再次拉开了洗牌的帷幕。

今天中国游戏行业的市场格局基本盘就来源于6年前手游革命的塑造,对于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来说,六年所积累的弊病或许到了再次洗牌的临界。在这六年中,产品日益丰富伴随着换皮抄袭成风,IP跨界联动也存在流水线式压榨变现,新打法层出不穷,新弊病也如影随形——产品井喷,发行却面临着产品荒,月上千款,玩家却说找不到能玩的游戏——行业发展速度虽快,但业态却十分不健康。

此时出现的政策影响或许只是在加速游戏行业自我变革的过程。

 

环境已倾向积极,游戏行业仍会成长

贾君鹏事件是艰难时刻一个缩影。很多玩家和从业者都还记得,当时国服《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版本上线几乎落后了全球近一年之久。

随着新版本更新时间的不断后延,大量失去精神家园的魔兽的玩家在百度“WOW”吧聚集,并在那里写段子,发种子,来填补这段无聊的时光,发泄自己心中的苦闷。

比起没有游戏玩,对于广大玩家来说,遥遥无期的确切消息让他们更加苦闷与恐惧——没有一个“舅舅”能给出确切的消息,也从来没有一个官方消息告诉他们还有多少个月,能够等来“远征”。当时盼“燃烧远征”的玩家,和现在盼“版号复批”的游戏公司,某种层面上出奇的一致。

没有游戏玩的日子是无聊的,大量等待新版本的网民聚集在贴吧中,聊天吹水似乎无事可做。直到一句“贾君鹏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引爆了玩家的情绪,为那段艰难苦涩的时光打上了一个看似无厘头的标签,存入了中国游戏历史的记忆中。

很多人都清楚他们为什么迟迟无法玩到新版本。在当时,《魔兽世界》的国服代理由第九城市改为网易,按照相关规定,《魔兽世界》需要重新给新闻出版总署和文化部递交申请。根据新闻出版总署规定,进口网游更换代理商必须重新申批,而文化部也规定,进口网游更换代理商,原批准文号自动撤销,需要新运营企业重新报审。

引用然而,这些审批并不是一步到位的,拿新闻总署的审批来说,网易首先需要到地方新闻出版局申请审批,地方新闻出版局通过审批后再上报给高一级的新闻出版部门,最后到出版总署。同时,审批并不会一路顺利,今天这个部门要求删除血腥,明天那个部门又要求删除色情,资料片需要重新提交。 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想象,这个审批过程很有可能比我们办理户口更改的手续还要麻烦。

2009年7月初,据《北京日报》报道,版署当时已经表示《魔兽世界》进入了正常审批程序。几周后,版署又向媒体表示《魔兽世界》的内容审批工作已经接近了尾声,但直到9月份,网易也没有收到版署放行的通知。与此同时,网易则收到了文化部颁发的通行证,并以此为依据开服。

同年11月2日,版署称《魔兽世界》在未经允许情况下擅自运营,要求运营方停止收费运营,并关闭新账号注册。与此同时,文化部则宣称,版署的这种做法为明显的越权行为,只有文化部才有权利查处网游市场。最终,2010年《魔兽世界》重新向版署申请了审批,《魔兽世界》事件才告一段落。

盘根错节权责不清,这是那个时代的游戏监管状况。而除了监管问题之外,当时游戏所处的外部环境也难以想象的恶劣——家长们痛斥游戏为洪水猛兽,杨永信电疗戒网大受欢迎,各种“犯罪嫌疑人此前最喜爱电子游戏”的新闻每天都在涌现。

相对而言,监管权责清晰,审批流程规范,家长态度好转,戒网隐出视线的今天,环境比起当年来要好上很多。部门改组虽然暂停了版号审批,但也意味着未来将要有更加健全,更加规范的游戏审批制度的出现。“触网”一代的新生代家长也相对于十年前的那一批,对游戏有了更加开明的看法。杨永信和他的临沂四院虽然还在悄然运行,但他们终归无法像十年前那般在舆论场上呼风唤雨。

外部环境在好转,内部环境也在进步。如今规模已成世界的第一的中国游戏市场,有着数以亿计的成熟游戏玩家,他们有着健康的版权意识和消费观念,并且有着强劲的消费能力。他们勇于表达自己,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玩家身份,关注并支持中国游戏产业的发展。

在十年前,这些是无法想象的。发展难免伴随阵痛,但环境从未像今天一般友好。

 

结语:

高速发展的游戏行业难免会产生些许浮躁,业界也正好趁着这次寒冬塌下心来好好做产品,面对新格局,迎接新时代,创造新未来。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