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想要什么样的武侠游戏,并没有一个能够回答的标准答案,但是现在这个年代玩家知道什么是好游戏,也知道该如何评价一款游戏,想要满足玩家的胃口可能并不是仅仅用情怀那么简单。

 

8102年了,可大多数国人仍有一个似曾相识的侠客梦:或锄奸惩恶,济世救民;或放浪江湖,纵情山林;或刀剑如梦,快意恩仇……在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大陆文化产业远不如现在如此发达的年代,金庸和古龙两位大师写就的武侠小说及其翻拍的各种电影,电视剧,可谓国人精神世界里的重要粮食,那个年代83版《射雕英雄传》成为几代人心中的经典,黄晓明刘亦菲版的《神雕侠侣》几乎轮播了不知道多少遍。

而到现在侠客文化也一直影响着国人,在游戏行业中,可谓情怀中的情怀,远至《仙剑奇侠传》,《流星蝴蝶剑》,《金庸群侠传》,近到《侠客风云传》《太吾绘卷》和这几天发售的《河洛群侠传》。你会看到一个又一个因为侠客文化造就的游戏行业的奇迹:8102年了,还有人一遍又一遍玩着第一代《仙剑奇侠传》;即便只有两个黑色的小人打来斗去,蛐蛐代码员造就的《太吾绘卷》首月收入5000万,成为独立游戏的标杆,而23日发售的《河洛群侠传》首发评价凄惨却因为不断的修复BUG逐渐回温。

 

国人到底想要个什么样的侠客游戏

喜爱武侠游戏的国人太多了,依靠着武侠文化衍生出来的各种游戏更是数不胜数:《剑网3》,《流星蝴蝶剑》,《侠客风云传》,《太吾绘卷》……每个游戏都在力求在前辈上建立一个更为完整的武侠世界,而因此武侠游戏越来越开放,越来越想着如何更好的去满足武侠游戏爱好者的胃口。

可回过头来,国人到底想要个什么样的侠客游戏,谁也说不清。毕竟13亿个中国人,大部分人想做侠客,但也有人想在武侠游戏里做个幕后商人,也有人想做个少林寺的扫地僧。众口实在难调,每个游戏制作方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和用户定位去做。

因此,你会看到《太吾绘卷》和《河洛群侠传》这两种不同的形式:《太吾绘卷》更像是一款回合制的数值类游戏,吸取了“文明”再来一回合的精华和数值类游戏“用数学玩游戏”的奇妙乐趣;《河洛群侠传》则像着3D大型开放世界做着努力,努力想把真实的武学打斗尽可能的还原。在我眼中,至少很难评判孰优孰劣,毕竟我实在不想一直脑补两个黑色小人的战斗姿态可能性,心中向往的名门正派气质超绝的掌门竟然是长的像是路边强盗。当然了,也肯定不会想体验每次战斗都卡成PPT的烦躁感。

即便如此,两个游戏却会源源不断的吸引着新玩家的融入,老玩家也会边骂边玩停不下手,你不得不承认两款游戏和那些披着武侠世界外衣的换皮游戏有着明显的区别,可以说它们继承了武侠世界的文化基因,一种大多数国人在侠客游戏里想要的东西:侠和侠气。

 

感动国人的不能只靠情怀

但光靠情怀是无法彻底打动国人的,游戏是卖质量的,不是只卖情怀的。情怀向的玩意儿确实很容易触动某个特殊的目标群体,就像打着二次元旗号的游戏特别能吸引玩家的目光,而努力做武侠世界的团队也更会赢得武侠文化爱好者的关注,但并不意味着编纂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就能让玩家买单。

游戏玩家的审美质量和要求一代比一代提高,二次元玩家不是傻子,越来越多二次元游戏烂大街的时候,玩家很容易判别出哪些是披着情怀的外壳赚黑心钱,哪些是业界的良心产品。同理,1995年《仙剑奇侠传》是划时代的巨作,但要是8102年的时候还拿着上个世纪的制作工艺和水准来感动玩家怕是会被玩家举报:这么好的故事,你这制作质量怎么这么差,实在是糟蹋剧本,游戏制作技术是有多烂。

这一点在《太吾绘卷》和《河洛群侠传》上明显的体现了出来,虽然二者都是优质的武侠游戏,但玩家们也明显存在的问题进行的批评和反馈,就像上面提到的,很多《太吾绘卷》玩家直接点名修改立绘,优化美术,而落后的画面、大量的BUG、简陋的UI、诡异的配音以及糟糕优化让《河洛群侠传》发售首日惨遭39%的推荐,使得制作人徐昌隆在凌晨紧急回应。

武侠情怀和其他情怀一样,前期情怀搞起来了,宣传的越厉害,越吊玩家胃口的时候,一旦游戏质量远低于预期,游戏会摔得越惨。倒不如像《太吾绘卷》前期几乎没有任何的广告和推销,纯靠质量创造了中国独立游戏史的一个奇迹。

 

公正客观的对待情怀游戏是玩家和业界的共同进步

《河洛群侠传》的野心是不小的:首度尝试地图无缝连接的开放世界,创新使用了新的时序AP制玩法,多种路线的剧情模式,没有明确的任务引导机制,这些都是对原来武侠游戏的一种挑战。

但野心并不代表着能力,是对未来的一种憧憬和愿望,《河洛群侠传》想打破国产武侠游戏只有单线剧情和回合制的刻板印象勇气可嘉,但也意味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虽然国外3A级开放世界大作有着无数成功的典范,但并不意味着国人仅通过借鉴经验喊喊口号就能创作出来,大厂商不想冒那么大的风险去赌,而有的小工作室则是有此心,却难以有力。这也是为什么《河洛群侠传》发售首日惨遭39%的推荐,使得制作人徐昌隆不得不进行回应。

玩家们钦佩《河洛群侠传》的勇气和野心,希望国产武侠游戏能越来越好,但也不会因为情怀而去吹捧一个游戏优化明显不达标的游戏。这是游戏玩家群体的审美进步,对于厂商来说并不是是坏事,相反则是一种进步:公正客观的对待情怀游戏会让那些打着情怀旗号的粗制滥造的游戏无处藏身,让真心实意做游戏的厂商们不再被劣币驱逐。

于是,我们看到在《河洛群侠传》发布优化补丁,及时更新,修复BUG后,广大玩家群体有很多人把不推荐改为了推荐,推荐率又39%涨到了目前的74%。而《太吾绘卷》面对玩家们的反馈和要求也在积极筹备更新,离立绘大规模更新时间也越来越近。

公正客观对待情怀向游戏本来就很难,更何况是天生自带光环的国产独立游戏厂商,这是玩家群体的一大进步,而由此玩家进步所带动着的,则是国内游戏行业向更优秀的地方发展,而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收割一波韭菜。

 

结语

国人想要什么样的武侠游戏,并没有一个能够回答的标准答案,而对于这种情怀向游戏,打着旗号骗一波钱走路的大有人在人,想踏踏实实做游戏的人并不多,但是单纯的为了情怀,过分追求3A大作的标准并不现实,现在这个年代玩家知道什么是好游戏,也知道该如何评价一款游戏,想要满足玩家的胃口可能并不是仅仅用情怀那么简单。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