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11月16日发售的《宝可梦 Let’Go》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反转产品”。在该作刚刚公布时,“简单化”“非正作”等标签就引发了很多粉丝的质疑,不过在发售后,围绕这款作品的争议少了很多,玩家纷纷做起了“宝可梦”。

据媒体报道,《宝可梦 Let’Go》(双版本合计)日本首周(发售前三天)的实体版销量为664198份。而在英国,《宝可梦Let’Go》则拿下了上周的英国实体零售最畅销游戏的宝座。NPD分析师Mat Piscatella近日发布了推文,表示他非常看好这款游戏,并指出游戏的表现将会超出预期,将会是“本年度最重大的游戏首发”。

在国内方面,《宝可梦 Let’Go》的魅力也不可小觑。据玩家爆料,国内的一些电玩店已经出现了缺货情况,《宝可梦 Let’Go》成为了近期玩家圈最流行的话题。

目前,《宝可梦 Let’Go》的首周表现已经成为了Switch游戏最佳。

 

质疑不断,新平台上的“非正作”

在发售日之前,恐怕很少有人对《宝可梦 Let’Go》抱有太多的期待。

玩家的预期直接反映在了预购的数据上,据游戏博主@NS新闻速报透露,8月份时无论是美亚,日亚还是COMG,如果和以往宝可梦系列作品同期的预定情况做对比,《宝可梦 Let’Go》的预定情况显得不太乐观。

而在玩家社区中,不少玩家则表示了对《宝可梦 Let’Go》的“不期待感”。至于不期待的原因很好解释,很多玩家希望在Switch平台玩上一款“宝可梦正作”,而尽管他们早早入手了Switch,但等待他们的却是《宝可梦 Let’Go》这样略显轻度的作品。

除了心理预期之外,更多的玩家对游戏的机制表现出了更加强烈的不满,比如本作取消了携带道具和宝可梦特性等老玩家耳熟能详的游戏设计。当然,最令很多玩家在预售阶段感到无法接受的是,本作的野生宝可梦遭遇设计将不会采用“草丛随机”的老办法,而是采用了“与野外出现可目视的宝可梦遭遇”的新设计。(也就是取消暗雷遇敌的设计)

也就是说,玩家不再会像传统宝可梦正作游戏那样不停的踩草丛随机遇怪,野生的宝可梦会在地图上走动,玩家只需要走过去与其遭遇就可以了。而遭遇之后同样是被很多玩家所诟病的新设计,即《宝可梦 Let’Go》取消了与野外怪物的战斗设计,在该作中,玩家遭遇宝可梦后,不会再有战斗,直接进入丢球捕捉阶段。

而更要命的是,《宝可梦 Let’Go》的宝可梦数量只有151,比手游《宝可梦GO》中的宝可梦数量还要少,虽然很多玩家知道本作有初版复刻的用意,但这个数量还是引发了“诚意不足”的讨论。

很多老玩家认为,《宝可梦 Let’Go》低龄化,幼稚,它过于令人失望。

 

媒体好评,玩家“真香”不可自拔

在正式发售前,媒体的评分已经让玩家的心理预期发生了一些改变。

与玩家普遍流露出的悲观看法不同,至少从评分来看,媒体们对《宝可梦Let’Go》赞誉有加。首批共有22个媒体给出评分,Metacritic的平均分达到了82分。IGN对《宝可梦 Let’Go》给出了8.3分,Gamespot给出了8分。

发售后玩家的反应更直接的体现在了上文提到的销量上,其次则体现在了社交媒体上的话题热度上。在新浪微博中,《宝可梦 Let’Go》的相关话题最高阅读量已经超过1800万。

这份热度也反馈在了主机的销量上。公开资料显示,自《宝可梦 Let’Go》发售后,Switch的硬件和许多游戏软件的销量都有了大幅度提升。《马里奥赛车8豪华版》《马里奥派对》《超级马里奥:奥德赛》《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的销售额分别增长了94%,25%,30%和52%。《舞力全开2019》的销量增长了465%。

有动漫博主表示,最可怕的不是宝可梦卖了几十万,而是长时间缓慢增长的Switch主机忽然销量暴涨了。另有在日本的宝可梦中心购入了首发的游戏博主表示,他身边不少对主机游戏毫不关心的朋友为了《宝可梦 Let’Go》向他打听了Switch主机的购买相关事宜,并且其中一部分因此购买了机器。

“我买NS就是为了这个游戏”绝非戏言。

 

更多的人享受到宝可梦带来的乐趣

发售前后的反转虽然戏剧,但并不出人意料。

从产品本身的设计上不难推测,《宝可梦 Let’Go》的定位是一款面临更广大玩家群体的作品。首先《宝可梦 Let’Go》没有再设计一个新地区,而是对初代的地图进行重置,在这里,玩家不但能够再次走上那些熟悉的街道,更可以和儿时便相熟的NPC互动。

很多人都好奇现在的“真新镇”(初代主角所在的城镇)变成什么样子了,也好奇以前创造传奇的NPC们现在又在何处做着什么。有玩家表示,当他看到那个熟悉的拦路三人组时,他的泪水已经在眼角中打转了。

初代无疑是全球宝可梦玩家最具记忆基础(对于边缘玩家来说也是如此)的一作,而向更广泛群体出发意图更明显的则是上文提到的游戏机制修改。

虽然对于老玩家来说,《宝可梦 Let’Go》的种种简化是一种“阉割”,但如果从更广泛的玩家群体(即边缘玩家和轻度玩家)的视角出发,这样做极大的降低了《宝可梦 Let’Go》给他们带来的“入坑成本”。

除了上文提到的改动之外,在本作中玩家随身携带的宝可梦无论是否出战均可获得经验,培养非常方便。而在“正作”中,不出战也想要获得经验的宝可梦必须携带“学习装置”道具,而通常该道具在游戏中只存在一个。

在生活节奏飞快的今日,很多玩家已经难以拿出儿时的时间和专注来享受一款游戏,而宝可梦系列“暗雷遇敌战斗”“收集宝可梦”“提升宝可梦等级”“捕捉极限属性的宝可梦”等传统设计无疑会带来十分高昂的时间成本。

如果想要让更多人享受到宝可梦的乐趣,那么《宝可梦 Let’Go》确实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做出妥协。

 

结语:

很多人喷,那是因为你已经成年了,如果从子供向的视角来看,能够化繁为简,产生新生代“小精灵训练师”才是最可喜的。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