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着抄袭山寨的小游戏本身已经到了行业发展的瓶颈期,这次版号风波只是一个催化剂而已,就如同去年的版号寒冬一样,并非是一件坏事。

 

过去的2018年,国内游戏产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政策对版号的停发和限制,直接影响了国内游戏公司的生存现状。

近日来,小游戏也面临了同样的危机:有消息称,游戏版号申请新规将推出,涉及小游戏、宫斗、棋牌类和国产原创精品游戏的多项政策,堪称组合拳。

其中,将小游戏纳入版号审核范围一说,备受关注。不过,目前尚没有正式的文件规定发布,但一旦靴子落地,将意味着小游戏不再无需版号即可上线,版号问题将成为困扰小游戏开发者,甚至决定他们“生死”的一大问题。

引起震动的小游戏新规

“如果要申请版号,国内三大H5、小游戏引擎可能都要凉凉了”、“不是小游戏要歇菜了,是个人开发者要歇菜了。不少小游戏都是做量产的,如果需要版号,这类型的游戏全都要死”……

在游戏引擎Cocos社区中,有不少开发者关于小游戏新规的讨论。

该话题的源头是,A股公司厦门吉比特旗下艺忛出版通过微信号透露了有关游戏审批消息:在4月1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组织各地方出版主管部门召开全国游戏管理工作专题会议上,提到4月12日下发游戏产品版号申请即将开闸,部分门类游戏暂不接受申请等消息。

其中包括,加强小程序游戏监管,无内置付费的游戏小程序也需要版号才能上线运营,此前无版号无收费的游戏小程序已经上线运营的,10个工作日内到省局备案。

值得注意的是,4月19日,国家新闻出版总局发布《出版国产电脑网络游戏作品申请书》《出版国产移动游戏作品申请表》及《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互联网游戏作品申请书》三份文件,证实了艺忛出版所说游戏版号重新开放申请的消息及部分要求。

此外,4月18日微信小游戏也更新的相关审核要求,将不再接受个人主体开发角色类小游戏应用新增发布的申请、不接受个人主体开发者角色类小游戏应用线上更新发布的申请,以及角色类小游戏微信要求从个人主体迁移到企业主体运营三项要求。

种种迹象为小游戏新规将下发的传闻增添了几分可信度。若消息为实,政策落地,这意味着由个人开发者开发、只靠广告赚钱、不需要申请版号的小游戏,未来将申请版号后才可以上线运营。而小游戏带给个体开发者的红利,也将减少甚至消失。

此前,根据微信规定,在提交小游戏审核时,企业和个人开发者均需要准备相应的资质文件。企业需要同步提交《广电总局版号批文》 《文化部备案信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游戏自审自查报告》,个人开发者需要提交《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游戏自审自查报告》。

原本,只有非个人主体(以企业为主)的小游戏,在未获得版号的情况下无法上线,个人主体的小游戏不受版号影响。

如果新规要求无内置付费的游戏小程序也需要版号才能上线运营,就意味着,不管是非个人主体还是个人主体的小游戏,都会受到版号影响,缺乏版号与备案这两个资质,新开发的小游戏无法顺利上线。

据悉,目前的小游戏开发者中,以个人开发者居多,企业开发者开发的小游戏占比很少。在Cocos社区中有网友表示,很多企业开发的小游戏,大部分还是以个人开发者名义发行的,据其透露,微信1万多个小游戏,只有几百个是有版号的,“还多是前两年拿到版号的捕鱼、棋牌类小游戏版本,这些除外,不到100个有版号或者办理版号资格的。”

如此来看,未来如果版号收紧,不管是对个人开发者还是企业开发者,甚至整个发展迅猛的小游戏来说,都无疑是泼了一盆凉水。

小游戏问题重重,版号只是催化剂

 

对于业界来说,这样的淘汰赛早晚都会来:小游戏的低门槛带来了太多的浮躁,版号将对正在甚嚣尘上的小游戏换皮和侵权问题,带来遏制。

 

几乎所有的互联网风口,一开始都会泥沙俱下,出现大面积山寨的景象。早前,书乐曾和许多小程序从业者进行过交流,侵权问题更多的集中在小游戏之中,几乎是他们的共识。

 

互联网从业者许如惠就认为:在体量很小、技术门槛不高的小程序领域,你要想用创意作为护城河,本质上很难。难道不允许创意撞衫吗?但如果内容做护城河,就不一样了。

 

许如惠用了2个案例,来说明小程序“创意撞衫”的难以评判,其一是很多人都玩过的《跳一跳》,其二是现在很多人已经不记得的《西瓜足迹》。

2018年6月1日,很多人在朋友圈上看过这幅图:一张中国地图,只要去过的地方,就点亮成为黄色,展示出你的朋友去了多少城市、超过了多少用户。

 

 

就在第二天凌晨0时,该小程序开发者戴宏民兴奋地发布了朋友圈,宣告该程序一天的访问量达到一千万。随后,争议也来了。就在戴宏民发完朋友圈的当天,一位名叫赵恩彪的小程序开发者也发了条朋友圈,声称西瓜足迹和他半年前开发的脚步地图,实在是太像了,要维权。

 

一时间,这个疑似“侵权”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但很快也就如同许多热门的互联网侵权案例一样,悄无声息了。“界定太难,哪怕你觉得它们都用了同样的地图,同样的界面,同样的玩法。但地图难道还有不一样的吗?”许如惠说:《西瓜足迹》一周后被微信官方下架,也就划上了句号。

 

“小程序一出世,其实就带着山寨的原罪。”许如惠称:2018年初,让本来问世许久不温不火的小程序突然成了风口的《跳一跳》,就是始作俑者。

当时,就有人指出,《跳一跳》和另一款名为《欢乐跳瓶》的iOS游戏高度撞脸。“欢乐跳瓶”的英文名字为“Bottle Flip”,这是国外团队Ketchapp开发的小游戏,于2016年底上线,曾在国外十分火爆。然而,这样的议论尽管被媒体广泛报道之后,依然很快消失。“没有人关心到底是山寨还是撞衫,本身《跳一跳》的热度也就那么长。”许如惠称。

 

严管来得正好,洗牌将是必然

 

但凡互联网风口上,只要是个体户,都难长久。并不在于平台方是否有规定。而在于散户受限于太多瓶颈,即使在低门槛状态下,也很难发挥出创意。大多数小游戏创作的“散户”采取的更多是复活模式。

 

最为炽烈的,是在小游戏带出小程序风口后,即2018年春天,出现的大量复活游戏。曾在2018年大火过的黑咖相机负责人姜文一对媒体就说过一段话:有些人进来就是赚钱的,他们不会管你生态怎么样,想要造纸就伐木头,这其实是在对整个生态进行破坏。”

 

而这种破坏最集中的体现,就是2018年三四月涌现的那批复活类小游戏。

“三四天上线一个小游戏,那是说的审核速度。”游戏从业者鲁日昱则直言不讳的指出:其实当时许多小游戏,不存在任何设计难度。过去在单机游戏里出现过,后来网游时代复活一轮、页游时代复活一轮、手游时代又复活一轮,在小程序火热前,这一波游戏还在H5游戏里复活过一轮。鲁日昱将其比作游戏圈里历史周期律。

 

这种复活模式本质上也是山寨。“对创意的伐害才是最大的伤害。”自己也是小游戏创作“散户”的王磊对复活游戏颇为深恶痛觉:“当时复活小游戏一出来,我就知道要坏事,我们在后台数据中就能看到,用户分享小程序的热情,明显被一盆冷水给浇灭了。”

 

换句话说,版号恐慌背后,除了个体户由于个人时间、精力和其他,在申请版号上确实与大厂难以真正“平等”外,还折射出小游戏本身大量侵权下的不自信。据微信官方在2019微信公开课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微信小程序侵权投诉近4000件。从投诉类型看,主要分为两大类:一是小程序的昵称、头像、功能简介;二是小程序内容。从投诉内容来看,涉及著作权侵权、商标侵权及专利侵权等。其中,著作权侵权投诉颇多。

 

 

今年以来,微信提高了对小游戏的重视程度,在2019年的微信公开课上,微信团队把小程序和小游戏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除了对数据表现优异的创意小游戏给予更大的流量扶持,还推出创意小游戏激励计划,以及商业变现的扶持,并告诉开发者“你只需把小程序做好,剩下的交给我们”。

 

如今,形势趋严,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小游戏已成规模,成为整个游戏产业中重要的一部分。也有一些悲观论认为,个人小游戏上线被限制,企业小游戏能拿到版号的少之又少,接下来流量池将关闭,甚至整个小游戏上下游链条,“应该会死掉七八成游戏公司”……

 

可以说,充满着抄袭山寨的小游戏本身已经到了行业发展的瓶颈期,这次版号风波只是一个催化剂而已,就如同去年的版号寒冬一样,并非只是一件坏事。

 

-END-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