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一篇文章里,我们已经谈到了中国游戏用户的数量几乎已经达到极限,各大公司都在寻找不同的开拓方向,而这其中最成功的自然就是电竞方向。

 

客观地说,各大公司选择的方向都有一定的成果,但却都在不同程度上遭到了挫折,网易的IP化游戏方向加上密集的发布并没有带来太大的好处。小游戏领域虽然不少公司获得了一定成果,但随着今日头条、微信等“业外巨头”的进入,想要获得成功也难上加难。而唯一在目前取得了足够成果的,就只有电竞领域,不但取得了一定成果,甚至有在体育、游戏之外直接“自立门户”的意思。

 

然而电竞的隐患也并非没有,就目前来看,在全球电竞领域方面,取得成功的项目实际上并不算多,这主要也是因为游戏属性以及用户属性等多种原因所造成的。

 

走入歧途的游戏公司

 

实际上,全球游戏领域遇到这个问题比中国要更早一些,因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外的游戏市场就几乎已经开发完毕,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不少游戏公司开始尝试不同的道路,一部分公司选择了几乎无限制的强化游戏属性和效果,带来了相当出色的游戏体验,也让玩家们对电脑的要求越来越高。

 

 

但却有了一部分游戏公司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例如著名的“Blizzard”公司,这个我们常称为“暴雪”的公司先后推出了《魔兽争霸Ⅲ》《星际争霸》和《魔兽世界》等多款游戏大作,并且在2004年1月正式开始了暴雪全球精英邀请赛,客观地说,暴雪这次的选择是正确的,在随后的十年里,赛事+网游的体系让给暴雪赚的盆满钵满,尤其是以韩国为首的一系列游戏大国更是将《魔兽争霸》《星际争霸》设立为了关键电竞项目,真正意义上的电竞赛事发展就是从此而起。

 

客观地说,全球游戏产业本应在暴雪开启新时代后走入新的道路,但随着中国市场迅速被开发以及随后带来的手机市场崛起,让全球游戏产业有了一个缓和的机会,如果没有《英雄联盟》的出现,全球游戏产业的发展并不会变得如此诡异,而电竞的发展很可能一直会像早期暴雪主导的电竞项目类似,处在一种半死不活的状态里。毕竟对于暴雪而言,电竞更多情况下只是一个添头,仅仅靠着《魔兽世界》和《暗黑》《星际》《魔兽》等系列游戏的出售就能让公司躺在床上赚钱。

 

 

魔兽世界推出至今已经超过10年,但即使是最近两年,魔兽世界依旧能带来每年5亿美元以上的收入,前10年收入高达85亿美元,这个数字再加上暴雪公司其他方面的收入,其根本没有源动力去真正意义上的推动电竞发展。

 

当然,在《英雄联盟》出现以后,暴雪也推出了全新的游戏和赛事打法,但决策上的失误却让暴雪在电竞这条路上越走越偏,现在甚至已经需要和一些二线公司在电竞领域对抗,这自然让暴雪心痛不已。

 

 

但遇到《英雄联盟》这条真正意义上改变世界的大鲶鱼,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幸免。

 

制定规则的新锐项目

 

作为PC游戏发展的巅峰,《英雄联盟》的意义无疑是非常大的,甚至就近几年发展来看,说这款游戏是PC端网游的余晖也不算过分,在这款游戏之后,就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竞技类网游出现了,这款游戏几乎将全球存量市场吃的干干净净,而腾讯和拳头公司在这款游戏的基础上,打造了全新的电竞市场,甚至成为了后续项目的标杆。

 

作为英雄联盟的制作方,拳头公司和暴雪几乎完全走向了两个极端,暴雪公司游戏项目众多且从来不乏吸金手段,作为一家全球性的公司,暴雪早早就在世界各地打下了基础,但却利用不多。而拳头公司到目前为止,主要吸金手段也仅仅只有《英雄联盟》,即使在背靠腾讯的情况下,想要在该领域打出一片天也难上加难,在这种情况下,拳头公司在游戏发布初期就确定了赛事+游戏的体系。

 

 

甚至《英雄联盟》这款游戏的设计,就是围绕竞技性来设计的。

 

为了保证游戏的公平性,绝大多数情况下,《英雄联盟》的赛事都是围绕同一张地图,即召唤师峡谷展开,而绝大多数英雄属性的差距都没有大到碾压的地步,除了极少数英雄外,大多数英雄的个体强度都可以通过技术弥补。将游戏体系更多融进了“场外”,选手和战队更多依靠战术设计、英雄搭配、赛场选择来取得胜利,在这种情况下,游戏的性质被削弱到了极致,而人与人之间的对抗,才是《英雄联盟》的精髓。

 

 

而拳头公司在早期获得了腾讯支持以后,更是开始在全球组建联赛+淘汰赛+世界赛的三级赛事体系,打造出了一个庞大无比的电竞帝国,就2018年的数据来看,拳头公司打造出的英雄联盟赛事体系虽然比起传统体育依旧有一定差距,但和不少“亚文化”相比,已经是一个巨头级的产业。

 

目前全球有上万名英雄联盟相关职业选手,数十万名相关工作人员以及数亿观众参与到拳头赛事体系当中,且这个体系的规模在像滚雪球一样迅速扩大,仅北美地区就有棒球、篮球多个职业大联盟参与,而在中国地区,多家大型企业也早已入场,以目前LPL为例,16支队伍当中,仅冠名俱乐部的大型企业就有足足七个,李宁、京东、苏宁等多家企业都已经下场厮杀。

 

 

2018年,一场苏宁对决京东的“电商大战”让不少企业看到了甜头,而在2019年,LPL的官方赞助商就已经超过60个。

 

但是,在《英雄联盟》之后,却几乎没有出现过第二个如此具有现象级吸引力的大型电竞项目,暴雪倾尽全力打造的《守望先锋》项目目前效果并不算出色,虽然每年都有数千万美元奖池,但一直难以打造出联赛体系的《DOTA2》很难长时间维持热度,目前不少公司在力推的几个项目如《绝地求生》《APEX》又遇到了观赏性的问题。

 

 

在《英雄联盟》项目出现以后,电竞项目已经分成了《英雄联盟》以及《非英雄联盟》两个板块,在一家独大甚至制定了规则以后,所有电竞项目都会遇到这个问题。如果你沿着英雄联盟的体系继续走,那么永远就脱不开英雄联盟的影子,如果你坚持自己的道路,如果存活下去,就成为了最大的问题。

 

电竞项目究竟如何发展,已经成为了最大的问题。

 

结语

 

游戏行业固然已经走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候,电竞项目实际上也没有太大区别,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观众和相关从业者的需求,电竞必须做出改变,才能真正意义上的迈入到产业化的时代。

 

在增量时代已经结束的时候,存量时代究竟该走向何种道路,无疑已经成为了游戏、电竞这对一母同胞产业共同面临的问题,游戏尚可以简单粗暴的选择手游化和碎片化道路,但电竞想要走这条路无疑难上加难。

 

毕竟,即使是全球最出色的手游电竞项目,《王者荣耀》(AOV)在海内外推广电竞的道路上,依旧是困难重重。

 

电竞的道路究竟在何方?

 

或许,我们只能等待时代的答案。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