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宝可梦GO》

文/大粉红

2019年的秋天已经到来了,如果一个阿宅在这个时候还没有达到他理想的体重,那么在众多理由中,“玩不到《宝可梦GO》”可能是得票颇多的一个。

对于国内的众多玩家而言,玩不到《宝可梦GO》一直是一种遗憾。在2016年的夏季,打开社交媒体,到处都是全球人民捕捉宝可梦的段子和趣事,而留给中国玩家的,只有GPS signal not found。

“那天下午,我刷到这款游戏解禁的消息,朋友圈都是和宝可梦的合影。我直接从宿舍的椅子上蹦起来,换上新买的跑鞋,戴上宝可梦的帽子,背上背包,带上早就准备好的充电宝,攥着手机就冲到了宿舍楼下。可是没过几分钟,就又不行了。”

由于许多原因,这款风靡全球的游戏最终还是没能在中国大陆上线。

不过最近出现了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近日,《宝可梦GO》官网更新了一条“来自合众丢的宝可梦们即将在Pokémon GO的世界中登场”的新闻。有细心的玩家发现,这条新闻使用配图的背景有点像中国深圳。    

紧接着有网友发现,这张图的背景建筑物完美对应上了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中路的建筑。(大剧院地铁站B口附近)

之后有媒体制作出了对应图,已经可以确认该图片的背景地点就是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中路。(下图来自微博用户@Switch游戏)

距离2016年《宝可梦GO》的全球上线已经三年了,对于中国游戏市场,《宝可梦GO》意味着什么,它在中国上线的机会有多大?

老将不老,三年依然是世界顶级吸金手游

SuperData近日发布了最新的月度全球数字收益报告。报告显示,《宝可梦GO》在8月份的全球手游营收排行榜中,以1.76亿美元的成绩重回榜首。

即使经过了三年,《宝可梦GO》的营收能力依然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以2019年9月28日北京时间20点的数据为准,《宝可梦GO》在美国和日本这两个大主要市场排名分别为3和8。

而除了恐怖的营收能力之外,三年来《宝可梦GO》也依然维持着相当大的热度。想要再重新2016年万人上街抓宝可梦的盛况可能非常困难,但据ASO100数据显示,如今《宝可梦GO》依然在11个国家和地区位列下载榜TOP20。

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在上个月这款游戏在全球有超过200万的下载。

如果补完大陆地区,不出意外的话,《宝可梦GO》的营收成绩应该能够更上一层楼。

此前,腾讯曾推出过同类游戏《一起来捉妖》。这款游戏在上线之初取得了良好的成绩,进入稳定期之后,配合活动拉升,能够比较常态的处于畅销榜TOP50以内。这证明了大陆地区玩家对该类游戏的玩法有着颇高的接受度。

那么,《宝可梦GO》在入华时都遇到了什么?

《宝可梦GO》中国旅行史

对于大多数深度手游玩家而言,如果不是锁区限制,想玩到《宝可梦GO》并不成问题。

用户成本在业内是一个被长期提及的词,比如下载的便捷度,包体大小,又比如渠道的铺展,关键字的设置——这些在《宝可梦GO》身上完全失灵。 《宝可梦GO》上线消息传出的那天,玩家们科学上网登上GooglePlay,自发制作账号注册攻略,绞尽脑汁地将《宝可梦GO》下载到自己的手机上。庞大的用户流量也让各国内渠道不得不采取了紧急预案,即使这款游戏并未上架到各大国内渠道,渠道们依然主动的上传自制的《宝可梦GO》包体,并为其留出了最好的广告位置,告诉玩家“在我们的商店里能够下载到这款游戏”。

在几乎没有利益关系的情况下,《宝可梦GO》在国内各渠道方所享受到的待遇,恐怕只有几年后的《和平精英》才能勉强媲美,而对于游戏商务来说,这样的待遇是他们磨破嘴皮也难以拿到的。

面对这样一款现象级产品,所有人都担心自己没有抢占到红利。

《宝可梦GO》的火爆也让国内的一票厂商看到了突围的机会,包括上市公司在内,多家公司开始发布公告,称将制作出一款带有中国特色的《宝可梦GO》。

然而在各家公司还停留在概念图阶段的时候,由纳米娱乐研发的同类游戏《萌宠大爆炸》在支付宝渠道中露面。《萌宠大爆炸》几乎复刻了当时《宝可梦GO》的玩法,而其与阿里之间的关系也引人遐想。

在《萌宠大爆炸》得到曝光之后,外界不少人称这款游戏为“支付宝GO”,并将其视为“阿里进军游戏,支付宝社交之心不死”的证据。

与此同时,关于《宝可梦GO》入华的消息也如雪花般飞来。从8月份开始,每隔几天都有国内游戏公司拿下代理权的爆料,甚至传出了“腾讯网易阿里三家争夺代理权”的消息,后面又出现了“网易成功拿下来代理权”的后续爆料。

虽然这些爆料被相继否认,但国内的玩家和厂商们对该类型游戏的热情依然不减,后续又有更多AR+LBS产品被曝光。

然而刚过元旦,游戏工委的一则消息让游戏圈暂时压下了对该类游戏的热情。游戏工委表示,他们向广电总局业务主管部门咨询对该类游戏的看法, 得到的答案是“此类型游戏在运营中存在较大社会风险,总局业务主管部门正在与国家有关部门系诶啊哦,组织开展安全品谷,一旦形成评估意见,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在此之前,总局暂不受理审批此类游戏,建议国内游戏企业在研发、引进、运营此类型游戏时审慎考虑。”

在这条消息中,除了主管部门给出的明确态度之外,还向外透露了几条重要信息。即“从境外消费实践和若干案例看,此类型游戏在运营中存在较大社会风险,例如:对地理信息安全的威胁、对社会交通安全和消费者人身安全的威胁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消息出现之前,“先知先觉”的支付宝渠道已经下架了《萌宠大爆炸》。而针对上述问题,纳米娱乐也尽其所能地对游戏进行了整改。

例如针对主管部门提到的社会交通安全和消费者人身安全问题,纳米娱乐开创性地将游戏LBS玩法改成积攒步数收集能量条,在玩家不动的情况下,可以消耗能量条召唤精灵进行捕捉。

不过整改后的《萌宠大爆炸》也并没有拿到相关许可登上各大渠道,于是纳米娱乐展开了一次“拼多多”式的游戏用户分裂活动。

纳米娱乐在《萌宠大爆炸》中设计了高额的拉人奖励,玩家们被分为各个区域进行排名,每个区域拉人数量排名靠前的玩家将会获得现金奖励,其中顶级奖励高达百万元。

可能是为了对冲活动成本,未经过审批的《萌宠大爆炸》也大胆地开启了充值活动,而在版号政策已经开始运行的2017年初,这样的行为明显是违规的。

几个月后,《萌宠大爆炸》官方群一片沉静,游戏也无法登陆。

直到2017年末,这款游戏再又有了后续消息——深圳灵游互娱宣布代理。而2017年末,正是“吃鸡大战”竞争最激烈的时刻,所以这条新闻在当时并没有得到广泛关注。

从此,AR+LBS游戏几乎成为中国游戏圈内的禁地。

直到2019年,《一起来捉妖》的出现。

实际上,《宝可梦GO》一直没有实质上的入华进展,仅有的消息也被证实为虚假。但国内厂商的探索,换种角度来看,也是从侧面为《宝可梦GO》入华做试探。

究竟AR+LBS游戏能不能在大陆开放,什么样的AR+LBS才是可能合规的,如今,已经快要出现了答案。

再谈的《宝可梦GO》入华问题

《一起来捉妖》证明了中国大陆在政策和市场层面依然能够接受AR+LBS游戏。那么如果《宝可梦GO》真的入华,它会变成什么样子?

仔细阅读游戏工委的消息,会发现主管部门分了三个方面提及了他们对AR+LBS类游戏的担忧。

  1. 对地理信息安全的威胁

  2. 对社会交通安全的威胁

  3. 对消费者人身安全的威胁

对地理信息安全的威胁主要来源于对谷歌地图软件的担忧。如果《宝可梦GO》能够入华,那么它首先需要改动的地方就是地图。国内可供选择的成熟地图软件并不多,主要的地图软件无外乎腾讯系或阿里系产品,而这个条件限制在侧面也暗示了《宝可梦GO》似乎只能在这两大派系中做选择。

而相比起阿里系,手握大量现象级游戏产品成功案例并拥有同类产品成功运营经验的腾讯明显更具有优势。

《一起来捉妖》就使用了腾讯自家的地图系统,体验效果良好。

对于社会交通安全的威胁,其实无论是先前的《萌宠大爆炸》还是后来的《一起来捉妖》都给出了比较成熟的解决方案——无论改不改动LBS玩法,它们的落脚点始终在“玩家移动时无法进行游戏”上。

从这一点出发,《宝可梦GO》只要能够保证“玩家移动时无法进行游戏”,便能在字面上给出能够说得通的对策。

至于对消费这人身安全威胁的问题上,《一起来捉妖》给出的应对方式应该是当下比较符合国情的解决方式了。在《一起来捉妖》中,腾讯对玩家的定位进行了位移处理,玩家在地图上看到的其他玩家事实位置并非真实位置。

虽然这样的改动让AR+LBS游戏的现实社交属性降低,但也有效避免了威胁人身安全的恶性事件发生。  

实际上,从《宝可梦GO》上线之后,国外媒体对该游戏所引发的恶性事件报道经常出现。虽然这些事件本身的责任并非在于这款游戏上,但也不可否认它确实会让人在行走过程中分神,会被一些目的不良的人用做犯罪的工具。

而在安全问题上,我国的法律政策永远不会,也不可能让步。

不过值得庆贺的是,针对这些问题,目前都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解决方案。虽然还没有消息透露出哪家游戏公司有接手《宝可梦GO》,或者有消息显示《宝可梦GO》本身有入华意愿,但至少,在大陆地区玩到《宝可梦GO》,已经在硬件和软件两方面达成了可能。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