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PUBG

转载自电竞世界

随着2020年的到来,一系列电子竞技项目也到了冲击更高地位的时候,尤其是2020年S系列赛移步中国、英雄联盟手游的可能上线,加上DOTA联赛体系的逐渐开始构建,2020年的电子竞技体系似乎走向了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这对于电子竞技的发展来说自然不是一个坏消息,但并不是所有的电子竞技项目都有好消息。

韩国记者Namin爆料,2020年PUBG官方很可能会废除掉韩国PKL联赛,这个消息刚出来的时候确实难以让人置信,但随后著名职业选手Pr0phie也提到了NA职业联赛可能也走到了尽头,他不认为蓝洞公司的五年计划是成功的。

PUBG职业赛事,真的走到了尽头吗?刚刚在奥克兰举办的PUBG世界赛确实表现不佳,从后来的数据看,PCG的观看人数相对于2018年急剧下降86%之多,这种级别的颓势让整个PGC联赛的观赛水平降低到同期LOL世界赛的3%到4%的水准,但作为PUBG起源的韩国如此取消联赛,确实让大多数人非常意外。

职业联赛体系的发展和问题

客观地讲,任何电子竞技项目的成功,和职业联赛体系都脱不开关系,尤其是采用了联盟化的职业联赛体系,都是绝大多数电子竞技项目走向成功的必经之路。联盟化首先意味着赛事可以保证足够的持续热度,每一个赛季往往会维持3-4个月时间,而每年2到3个赛季可以保证持续性的关注以及资源。

持续的关注和资源让赞助商敢于投资,毕竟即使是联赛倒数第一的队伍一样可以带来足够的曝光度,这一点从2019年LPL联赛队伍赞助商数量就可以看出来,即使是在上赛季排名倒数的VG、V5等俱乐部一样拥有3-4个赞助商,排名前几的RNG、EDG的赞助商数量更是在10个以上,RNG拥有12个赞助商,其中甚至有6个国外品牌。因此联赛体系的建立对于整体的发展有极大好处,但如果联赛无法保证足够的热度,那么就会形成恶性循环,最终不得不采用杯赛体系来发展项目,只不过这样的发展注定是不够健康的。

而PKL联赛的撤销,很可能就是因为热度甚至已经不足以维持联赛的正常运转,最终导致赞助商撤资带来的恶性后果使得绝大多数PUBG战队只能把压力转嫁到俱乐部本体,但是作为商业化气息浓厚的现代电子竞技项目,一旦某个项目无法赚取足够的利润或者有足够优秀的发展前景,那么该项目的最终结果就是被取消。这一点在欧美俱乐部上体现的尤其明显,例如在2018年就有大量俱乐部直接退出了PUBG项目,甚至有一部分俱乐部直接将选手转为了同样是FPS项目的《堡垒之夜》和《守望先锋》。

韩国作为PUBG的起源,目前沦落到难以保持本土联赛的地步,确实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长寿的电子竞技项目和公平性

FPS项目并非是寿命不足的项目,甚至就电竞发展史而言,FPS项目甚至可以说是最长寿和最具有生命力的项目,例如著名的《反恐精英》就拥有数十年的生命,从早期的版本到我们非常熟悉的1.5、1.6再到最新的CSGO,这款项目一直是在全球都非常火热的电子竞技项目之一,虽然在中国地区并不算火热,但是欧美地区一直相当不错,而PUBG的问题,大多数实际上要归于蓝洞公司。

PGC的冠军是GENG战队,但是对于大多数观众和俱乐部而言,GENG战队的冠军得来运气成分确实高了一些队伍,在PUBG职业圈里有一句很著名的话:“能得到前十靠实力,而能得到前三则靠运气。”后期的圈机制让后期毫无竞技性可言,圈运好即可拿到好成绩,圈运差就只能离开赛场,这对于电子竞技而言恰好是一个致命性的缺陷。以目前火热的《守望先锋》《英雄联盟》包括《王者荣耀》而言,绝大多数项目都是越到后期对于选手、队伍的硬实力要求越来越高,甚至有“神装无阵容差距”这种说法。

前期可以依靠运气获得优势,但绝大多数赛事一旦进行到中后期,选手的素质、队伍的决策和心态的起伏都可能成为比赛的决胜点,这也是大多数MOBA项目顶级职业选手都非常“值钱”的原因,顶级职业选手甚至已经接近了足球、篮球等赛事大项二线球员的水准。

没有在机制和打法上调整PUBG,让其更适合赛场,归根结底是蓝洞的问题。

玩家数量急剧下降的游戏

而电竞项目要想产生足够的热度和职业选手,最关键的就是拥有足够的用户,DOTA和CSGO在全球都拥有数千万用户和上千万月活,而LOL更是拥有超过1.2亿的月活和至少3亿以上的注册用户,仅“云顶之弈”项目每个月就能贡献高达3600万月活,在推出三个月以后甚至达到了数十亿小时的游戏时间。

而在这一点上,和很多产品问题在于热度和新鲜度不同,PUBG的大多数问题反而都在蓝洞公司自身,一方面因为对于产品的优化度不足,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对于内部体系的调整往往没有充分考虑到职业赛场和高端赛事的情况,甚至有大量职业选手抗议蓝洞官方对于游戏内部的更改也无济于事。此外就是最重要的外挂问题,所有的FPS项目乃至于所有的游戏都有一定外挂问题,但是作为一个在直播、职业赛场上甚至出现过“外挂屠杀”现象的电竞赛事而言,蓝洞的公信力无疑已经掉进了下水道里。

这样一套的“组合拳”让PUBG在全球热度急剧跳水,从巅峰时期的近百万日活、数百万月活直接掉到数十万月活的水准,最低时甚至不足十万,一款大型游戏居然不如自走棋这种在其他项目上衍生出来的“副产品”,大多数用户在体验过PUBG的热血以后又回归到了英雄联盟、DOTA和堡垒之夜当中,北美服务器甚至已经无法做到选图比赛,大多数玩家进入以后只能选择随机图。

因此,PUBG“凉了”的大多数原因其实要归于蓝洞公司身上,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就从全球火热的产品成为了鸡肋一根,即使是大多数职业选手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结语

PUBG的问题甚至可以作为电竞史上的一个关键问题来思考,作为一个曾经火热,在短时间内掀起业内风暴的产品,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就从火热的过去进入了难以为继的今天,甚至明天很可能彻底消逝在人们的视野里。

“一把好牌打烂”是最能形容蓝洞公司的评价,而PKL联赛的消逝或许真的会成为PUBG赛事中的一个关键节点,2020年的PUBG究竟会走向何方,我们很难得出一个答案。

但至少,如果蓝洞官方继续保持这样的模式,PUBG消逝在电竞产业中,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

-END-
(本文转载自:电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