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广州夜晚

文/尤利乌斯

2020年来了。

许多人认为2018年是中国游戏行业的拐点,而2019年作为拐点的第一年,是中国游戏行业重新启程的关键之年。所以在这一年中,我们记录了游戏行业的轨迹,收集了许多大佬对于过去和未来的观点。

但整个时代的画卷也是由每个普通人的人生所绘成,我们也停下来,探寻了每个奋斗在基层的普通游戏人的生活。在2019的最后一夜,游戏干线(Wechat:eplay520)联系了多位游戏人,记录了他们对这一天的告别。

2019年过得实在太快。

深圳游戏策划黄黄一边把烤肉塞进嘴里,一边庆幸自己准点下班——这次她不需要等位,成功坐到了靠窗的座位。不久之后,烤肉店门口便聚集了大量排队的人群。

几个小时前,她还在工位上嚎啕大哭——作为一名游戏策划,这不是她第一次被玩家骂哭。或许对于整个宇宙而言,2019年的最后一晚只是人类所发明出来的虚拟纪年,但对于黄黄而言,今天多少带有些特殊的意义。

用网络流行语来说,她不想把眼泪带到2020年。

深圳是一座加班的城市,这导致深圳的晚高峰居然来临得比正常下班晚一些。准时下班的黄黄在地铁上看着略显空旷的车厢,呼吸着一年以来唯一一次没有汗臭味的空气,差点第二次落下眼泪。

资料显示,深圳拥全广东62%的游戏企业,游戏企业营收占全国57.4%。无论是在深圳,还是做游戏,加班是永远绕不过去的议题,而在深圳做游戏,准时下班可能只存在于元旦这种特殊的日子里。

至少黄黄的生活就是这样。

在将烤肉一扫而尽之后,黄黄点了份红薯冰淇淋,不过这份冰淇淋并非是她想象中的红薯味冰淇淋,而是草莓冰淇淋+红薯。

此时此刻,她不再是那个被玩家骂到嚎啕大哭的游戏策划,而是单纯看到甜食而无法自已的小女生。白天的伤痛,一年以来的辛苦,都随着草莓冰淇淋在口中融化而消散。

在中国一百多万游戏从业者之中,黄黄不过是普通的一员,而她的日常,可能就是半数中国游戏从业者的日常。

在烤肉店出来之后,黄黄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驻足在富有节日氛围的大街上。

很多人选择用逛街来跨越到2020年。一眼望去,深圳的大街上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年轻人。

原本这样的场景总会让黄黄产生些许的触动。

而今天,孤身一人黄黄并没有感觉到往日的情绪波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还是没有完成的项目。

相比起黄黄,广州游戏文案蹲蹲的状态要放松不少。虽然年末加班惨烈,但元旦她还是成功准点下班。

这几个月,她正在为反复修改某个项目的剧情大纲而焦头烂额。作为依靠广告赚钱的H5小游戏的文案,忽然进军手游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在有限时间内,她必须要让游戏的剧情足够健康绿色,以达到“合规”。

而在夜幕到来之前,她还在一边反复修改手中游戏的剧情大纲,一边抱怨“掩盖什么就是缺少什么”——许多剧情细节不太符合相关的规定,比如同性恋和婚内出轨。

但在广州彻底入夜之后,下班而来的蹲蹲还是像每年一样,和男朋友看红白歌会。对于很多阿宅而言,看红白歌会跨年已经成为一项固定的活动。

这项固定活动并没有因为蹲蹲步入工作岗位而打断,也没有因为蹲蹲转入游戏行业而打断。

她选择像往年一样,度过2019年的最后一个夜晚。

和前两位相比,上海游戏策划阿杰度过元旦的方式显得有些另类。虽然他也成功准时下班,但他并没有出去犒赏自己的辛苦,或是和女朋友一同观看节目。除了他并没有女朋友这个原因之外,阿杰还有一些不方便说的理由让自己独自呆在家中。

在QQ群和网友稍微聊了几句之后,阿杰就消失了。

等阿杰再从QQ群中出现时,他告诉大家他去冥想了。在他看来,2019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而2020年的中国游戏行业必然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他已经看准了几个机会,并开始接触投资人。

原本和所有人一样,阿杰打算在QQ群吹吹水,打打游戏来度过这个最后一天,但当阿杰回到家中时,他却没有动力进行这些一切。

不只是累和压力,还有紧迫。

对于阿杰而言,2020年似乎是还有一段时间的事情,而当手中的项目忙的七七八八的时候,2020年已经是一晚之后的事情。

回想从入行到现在,一切都仿佛如梦中一般。在2018年,阿杰所在的公司一度到了破产的边缘,2019年,行业转暖,阿杰所在的公司也勉强恢复了元气,而转眼之间,2020年就到了。

就在阿杰重新出现在QQ群中之后的几分钟,刚刚入职上海某二次元手游公司的心心在群里发来了火锅照片。

心心所在的二次元手游公司今天中午举办了年会,在年会上,公司高层发表了演讲,宣告公司在新的一年中,会继续坚持二次元手游的道路。

心心就是因为二次元这个标签选择的这家公司,公司高层在年会上的宣言让他的内心坚定了许多。

下午三点钟,年会结束,公司宣布全员放假(除了程序组)。在目前所有的受访者中,心心今天的下班时间是最早的。

不过上海跨年的火锅店铺实在过于火爆,早下班的这几个小时,都被心心和他的小伙伴们用到了火锅店排队上。

“我们6个人,10分钟吃了6盆肉哦,爽到。”

群内的群员们对心心的这句话起了反应,纷纷晒出了自己的跨年晚餐。在这个纯粹由男生构成的QQ群众,今晚也无一例外,没有一个人缺席,2019年也无一例外,没有一个人脱单。(脱单的被绿了)

这个群在几年前因为一款小众的高达网络游戏而组建,如今,这个群中的学生们都已经步入了工作岗位,他们中的很多人,从一腔热血的玩家,成为了游戏行业工作者。

再过十年,这些人中还会有多少人留在游戏行业,他们那时又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度过年末的最后一晚?

无论如何,下一个十年已经开始了。

-END-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