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某超休闲游戏

文/河马君

超休闲游戏是近两年来最炙手的新兴游戏品类,以门槛低、成本低、体量小为特性,吸引了众多开发者投身到休闲产品市场中。

(一)回顾:超休闲游戏风潮是如何开始的?

2017年下半年开始,超休闲游戏开始在市场上出现,并迅速带来了非常诱人的故事。低门槛,高适应性,低CPI以及极具侵略性的广告盈利模式,让超休闲游戏迅速规模化。

2018年,无数发行商跳上了超休闲游戏的风口。在这种快速增长的过程中,超休闲游戏在行业价值链的用户获取、广告获利以及运营等方面,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因此,超休闲游戏毋庸置疑地成为了2018年的行业趋势之一。

但是,随着市场变得越来越成熟,超休闲品类也在发生变化。根据 AppAnnie发布的数据,超休闲游戏在2018年第二季度下载量同比增速已经放缓。到了2019年,市场的信号愈发明显:超休闲游戏市场正迅速走向成熟,无论是进入市场的门槛还是保持竞争力的难度都在提升。

(二)2019年超休闲游戏的狂欢,中小游戏CP的孤独

2019年,超休闲风潮持续席卷全球,随着越来越多的厂商入局,竞争亦愈发激烈。许多中小CP团队不仅面临产品本身的玩法创新问题,更面临着市场被国内外游戏大厂抢占、买量门槛越来越高、制作/发行成本越来越高等种种难题。那么,2019年中小CP团队是怎样度过这“孤独”的一年呢?

中小CP团队:面临“创新难”、“成本高”、“买量难”三座大山

近年,国内移动游戏的市场规模增速超100%,大批国内大厂蜂拥入局,快速抢占国内市场,压缩了中小CP的生存空间。我们拜访了五家国内不同规模的CP团队,了解他们的2019年经历,并发现他们之间的共同难题。

中小团队一般成员人数较少,在研发过程中成员常常身兼数职,导致精力分散,加上市场风向变化加快,大多数中小CP都希望能复刻一款成功的游戏,借着这款游戏的热度先赚一笔,再去复刻另一款爆款。这种想法在越来越讲求游戏IP、游戏版权以及精细化运营的当下已经逐渐被淘汰,不少中小CP陷入了“创新难”的困局。

除了自身产品,市场的其它因素同样影响着中小CP团队。中小CP自身规模小,资金储备较少,寻找发行商的成本上承受着巨大经济压力,耗费大量的精力。

国内渠道混战更是加重了中小CP的负担。抛开AppStore不谈,国内安卓渠道市场格局的混乱状态有目共睹,没有Google Play的国内安卓市场乱得像战国时代一样——没有规则、没有道理可讲。这一现象让本就不擅长渠道买量的中小CP更为困难。

游戏发行商:预设产品难达效果,处于被动地位

除了中小CP团队,许多游戏发行商也在2019年陷入困局,甚至面临倒闭。

游戏发行商在市场中筛选具有潜力的精品游戏,把控测试、发行节奏,打造爆款,实现良好的营收利润。但实际上,在游戏开发、测试过程中,存在着许多变数,即便是对市场灵敏度极强的发行商,也不能迅速地做出调整。在市场风向发生变化后,发行商在与CP团队的沟通上耗费过多的时间,沟通成本高,无法发挥优势;且产品利润分成占比小,收益相对较弱,经济状况入不敷出。

市场上还出现了“产品荒”、“CP荒”现象,使游戏发行商进一步处于被动地位。

(三)休闲游戏厂商新转型:研运一体化

显然,单纯研发或发行的休闲游戏厂商已跟不上市场的发展趋势,不少厂商尝试转型。

2019年三七互娱不断强化“研运一体”策略受到了业内的密切关注。事实上,不只三七互娱等大厂,许多中小型研发厂商也踏上了实现研运一体化转型的征程。

作为中小型休闲游戏厂商,河马游戏也在2019年年初制定“研运一体化”战略,2019上半年,其自研的《火枪英雄》《全民弹弹弹》在国内获得卓越的成绩;下半年进军台湾市场,Q4输出三款精品游戏引爆市场。

实现研运一体转型,或许能成为中小型CP的“救命稻草”。中小型厂商转型研运一体,不仅能对开发中项目进行实时掌控,还能市场信息做出迅速反应,实现发行反哺研发,在新机会的选择中管控市场风险与变化。

总结:

超休闲游戏风潮仍在持续席卷全球,越来越多大厂入局“肉搏”,中小型CP团队在内忧外患之中实现研运一体,或许能一招翻盘,成为超休闲游戏的弄潮儿。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