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可能算是游戏圈的The Last Question了。随着身材的逐渐膨胀,头发的日渐稀疏,这个问题随着中年危机一起拷问着游戏从业者的内心。

 

“国产单机的希望”和“秒杀《WOW》的新一代网游”哪个更毒?

本周行业内又“疯”了一位游戏人,这位就是之前制作出“国产沙盒大作”《幻》的制作人。

 

在《幻》正式开放之前,其优秀的画面,新奇的设计思路和开放的沙盒玩法让很多中国玩家眼前一亮。有玩家甚至激动的称《幻》为又一个“中国单机游戏的希望”。

 

 

可是这个称呼似乎总有些诅咒的功效,果不其然,登录Steam的幻先行版的表现让玩家大跌眼镜。难用的引导、简陋的UI,糟糕的贴图以及恶心的任务系统引发了大量差评。这个时候,《幻》的称呼从“国产单机游戏的希望”变成了“中国版《无人深空》”。

 

其实类似这样的事情非常多,毕竟做游戏这个事情是比较特殊的,很多时候一厢情愿的结果只是事与愿违。更何况国内外大厂都有摔跤的时候,中小型制作组更应该看的淡一些。所以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早一点拿出令自己和玩家都满意的作品才是正道。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结果《幻》的制作人徐化在近日发了个给玩家的公开信。

 

写给中国玩家,幻的玩家,喷子

幻彻底被喷子战胜了,他们如愿以偿,希望看到幻去死,他们成功了,幻已经死了。

零销量,口碑差评,已经在中国玩家和行业内心中形成逢幻必黑的影响,他们做到了。

同时,更加有无数的谣言在网路中散播,让玩家闻幻色变,他们也做到了,极度成功。

幻死的很彻底,以至于大部分员工,合作者纷纷离开。

幻,这个业界笑话,毒瘤死的很彻底,人们对中国游戏对失望通过幻畅快淋漓的发泄出去了。

我们眼睁睁看着幻被杀死,无能为力,没有发行,没有媒体,网红也没有,我们看着幻被乱刀捅死。

所以我是彻底的失败者,史无前例的失败者,我在制作幻期间得罪了无数人,有无数人等着看我的笑话。

从7月开始,经过3个月时间,我们做了新的幻。

一个多人联机的,拥有新地形和建造系统的幻诞生了。

新幻虽然刚刚出现,还没上线,黑子们又蓄势待发,准备新一轮的攻击,新幻的命运也必然是死,“新的骗局”之类的必然会充满整个网路。

我们也做好了新幻必死的准备。

之后无论我们做什么,怎么做,黑子们会一如既往的杀死我们。

而我们,或者我,也会一如既往的从坟墓里爬出来,任人们斩杀,一个幻死了,继续做更新的幻,继续承受辱骂,攻击,再次死亡,再次爬起来。

这很有趣,不断的循环死亡恰恰是幻的最大特质,玩过老版本幻的人一定对新手坑记忆犹新,没有教学,没有提示,严苛的数值,死亡成了家常便饭,在死亡中,如果那些坚持下来的人会慢慢学会其中的技巧,学会如何生存,最终战胜那个天坑,来到地表,而来到地表会发现一个更加变态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等着你。

这也必将是幻的宿命,不断的死亡,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强大。

但这一切需要有一个条件,坚持。

无论喷子,黑子如何辱骂我,无论前途有多黑暗,我已经做出了必死的心,一直跟你们,跟我自己战斗到底。

人们说幻死是因为徐化一手造成的,他吹了太多的牛逼,什么大星球,什么这个,那个,统统没有实现。

没错,我是吹了这些牛逼,对不起了,这些牛逼我会一直吹下去,直到他们实现为止。

对于那些喜欢幻,热爱幻的玩家,我深深的感谢你们,希望可以用更好的游戏,更新来回报你们。

不惧怕死亡并不困难,只要知道它不过是一个幻象,一个PHANTOM.

徐化

 

 

玩家A:“逐······逐梦游戏圈?”

玩家B:“你们这些喷子是要毁了中国电竞!”(泰拳警告)

 

当然,调侃归调侃,相信大多数人还是希望制作人早点调整好状态,实现他吹过的那些牛逼,拿出令人满意的作品出来。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喜爱《幻》的玩家还是喷《幻》的玩家,还是业界的人,都是一致的。

 

所以说“国产单机游戏的希望”和“秒杀《WOW》的新一代网游”哪个更毒一些?

 

“我做你的盗版是给你加粉”

 

在中国做游戏向来是个不容易的事情,除了要面对畸形的市场环境和资本风险之外,还要面对破解问题。这几天《愤怒军团:重装》的同学们发现3DM出现了自己游戏的破解版,于是在微博喊话3DM希望删除掉破解的游戏资源。

 

 

 

早年3DM曾经表示过“放过国产”,不再破解国产游戏。可是很多次都有“不懂规矩的新来实习生”把国产游戏破解资源挂上去。在去年国产独立游戏《ICEY》就遭遇过这样的事情,虽然沟通之后3DM方面删除了盗版资源,可是这破解资源一流出就不是那么容易收的住的,中间难免会造成一些损失。

 

本次3DM方面也在接到请求后对《愤怒军团:重装》的破解资源进行处理下架,而这一幕总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黑桐谷歌在微博上留言:“估计还是老套路,骗一波流量和搜索排行,等你要他下架他肯定下,因为流量和搜索优先排位(钱)已经到手了。”

 

 

看到黑桐谷歌的微博,3DM方面也坐不住了,直接开斯黑桐谷歌。

 

 

 

随后多位行业知名人士也加入到了对3DM的质疑之中,而对此3DM表示。

 

 

 

“事情出来从昨天到现在,购买数和粉丝数涨了不少吧?就目前来看3DM才是受害者”。

 

暂且不论这件事中3DM是不是该背全锅,盗版问题已经算是中国游戏圈的一个年经型话题。之前有业界人士称“中国单机被害死,盗版不说100%的责任,也得有80%。”本来在中国从事游戏行业的就要面对一些比较特殊的问题,还要把精神分出一些来应对猖獗的盗版问题。

 

“我想去拍Adult Video”

随着又一代游戏人步入中年,中年危机话题从里到外刺激着游戏人的神经。大家看着肚子上一层层的肥肉,摸着头上逐渐光滑的脑壳,看着手里的这些数据,都担心下一个疯的是自己。

 

外加最近年景不好,中小厂存活不易,游戏行业不少人也都产生了转行的想法。那么还是那个问题,“如果有一天不做游戏了,要去做什么?”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玩家们的想法倒是比较活跃。

 

比如暴雪出身的可以去做动画,大不了去迪士尼。

 

 

 

育碧出身的可以去拍电影或种土豆,或者去做旅游。

 

 

“大家准备好古埃及的冒险了吗?”

“景区门票早就准备好了。”

 

当然,如果不是单纯的为了工作而转行,而是想要放飞自我追求梦想的话,可以学习《尼尔:机械纪元》的监制横尾太郎。

 

此前横尾太郎在接受采访时称,想要在人生中制作一次Adult Video。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