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广州夜晚

文/尤利乌斯

2018年12月,版号解禁的消息在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中传来,当日,游戏概念股票全线飘红。转眼间,2019年的中国游戏产业年会又要到来,在经历了堪比游戏平台迁移(页游时代、手游时代等行业时代变革)的大变动之后,处在最一线的从业者们都经历了什么,在思考什么,他们的心态又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

我们采访了几位仍然坚持在行业一线的从业者,和他们聊了聊近一年来的境遇,和未来的打算。

全新时代的前夜

游戏怪圈,是小白poi(下称小白)一直在强调的事。

最近这些日子,他更像是个散人。每天除了画画,就是平淡的生活。

对他而言,这几年改变了很多东西,包括生活,也包括他的未来。

2018年4月,版号停审的消息传来。一时间,版号成为了业内人士最关心的话题,小白也不例外。用他自己的话说,作为一名跟着项目走的美术,如果自己的项目被砍,就和失业没有太大区别。

但他并没有加入外界熙熙攘攘的吐槽队伍,反而把自己封闭了起来,思考过去与未来。

作为受到波及最直接的从业人员之一,小白非常冷静。

“我也快30岁了,在这个行业也差不多8、9年了。这几年国内的游戏行业就像进了一个怪圈,挣钱就是好游戏,也成了策划们打破头都要解决的问题。从入行到现在,国内的游戏行业发展模式并不是很健康,甚至有些畸形。无论是我自己还是这个行业,都需要一个契机,沉淀一下。”

曾经的小白想要成为一名游戏制作人,手上也抓着很多项目,一切看上去都在稳步推进中。而在2017年之后,他发觉外部资本对游戏行业的态度在发生变化,资金的注入在减少,他决定将所有精力专注到一件事情上。

“人在大资本面前会迷失自己,也会比较浮躁。遇到冷冬之后,反而想清楚了自己要做什么。策划运营那些事情我做不到,肯定是趁着这段时间把自身的技术实力提升一下,等未来回暖之后,我相信机会还是有的。”

这段时间,小白报了一个小语种班开始学习俄语,他准备出去把绘画这项基础技能再深挖一下,以便于在以后的美术之路上继续钻研。

对他而言,“蓄力”也许比较能形容他当下的状态。他认为,对于游戏行业而言,市场始终是存在的,只是当下可能不同往日。但玩家的素质在提高,他们对于游戏本身的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意味着在未来,内容的好坏可能就会直接体现质量的好坏。而中国的历史文化有着许多可以挖掘的元素存在,通过游戏将这些元素挖掘出来,向全球输出中国文化,才是游戏行业应有的形态,而他则要在机会出现之前,好好打磨自己,为下一个关键节点做准备。

未来,属于真正做游戏的人。

“我是一个不怎么爱读书的人,扩充自己知识面以及见解大多依靠的是影视媒体,对我而言,游戏也应该是类似于这样的存在。中国有很多可以挖掘的题材,对于自家文化的理解,肯定要比其他国家强很多,如果能做好游戏内容把文化输出,就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这次洗牌之后,也让业内意识到国内还有很多机会可以挖掘。”

小白也隐约透露,在他“蓄力”的时候,已经有许多业内大佬开始了布局。在他看来,目前已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许多人都在等着这块(版号)回暖,现在已经有一些下手的人,他们的心态上肯定还有赌的成分在。去看招聘网站和猎头消息,就知道他们已经在帮这些大佬招人。这说明他们觉得已经可以行动起来了,只是外界还看不到我们在发力。”

对于未来,小白相信,在这次“冷冻”的洗礼之后,国内的“游戏怪圈”也许会被打破,而行业变革的前奏,已经开始。

“对于喜欢游戏的制作人来说,足够诚意做出来的产品,市场的回馈肯定不会差,即使不赚钱,也会有好的口碑。自然希望有过这么一次历练,能够打破国内游戏的怪圈,不要一提起国内游戏,就粗制滥造,坑钱。最近腾讯和任天堂达成合作,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开头,这两年都还在坚持做游戏的人,对于玩家,他们是有多想要说的话,而他们更多的精力也都专注在了内容上。”

在这里,小白停顿了一下,再度提到了版号。他坦言,虽然因为冷冻受到了一些冲击,但如果能够打破那个怪圈,所谓的冲击不值一谈。很多厂商意识不到国内的游戏市场在变化,意识不到玩家在成长。如果在供给端仍不作出反应,一味的将粗制滥造的游戏推向市场,中国游戏行业迟早会暴死,这个暴死可能会让中国游戏行业一蹶不振。

“未来,行业发展应该会比过去好很多。但身边也有还在做套着IP游戏的团队,但我感觉市场会给他们一记当头喝棒。他们这种打着做游戏的口号就是诈骗,继续消耗着玩家不多的信任。也许现在玩家可能会买账,可以后就不一定了。未来中国游戏行业的方向肯定会变,可能更多会回归到内容上的开发,让玩家真正有可玩的东西。”

走过冬天

和小白一样,游戏策划小菊也是在版号风波直接受到冲击的一批人。

最开始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小菊并没有太在意。当时,她手上的项目已经去申请了,而根据惯例,版号本身就是要提前很久申请的,被打回也是常有的事情。

在她心中,新政策可能意味着她要多修改下内容,多等几个月。

她最终等来的是项目解散的消息。

“那时候特别佛系,也没什么表现欲了。进入游戏行业也有几年了,个人还没做过上线项目。项目被砍了之后,多少会有些迷茫,如果那个项目能上线的话,后面的故事也肯定不一样了。”

在之后,小菊一直在忙于附属于已上线项目的小项目,项目规模和之前相比缩减了许多。她个人觉得,发挥空间也大大不如以前。

那个时候,投资人朋友和她讲过的“游戏行业受政策影响比较大,不稳定”才被她真正理解。

2018年的小菊比较消沉,为了让自己开心一点,工作之余她重拾了暂停多年的小说。

“写小说很快乐,业余时间写了蛮多的。但现在想想还挺不健康的,下班回到家一般十点多了,就只能熬夜了。”

而除了写小说释放压力之外,小菊也在思考她的未来。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小菊依然没有怀疑过自己当初进入游戏行业的选择,但小菊也坦言,在经历了这些事之后,她认为游戏不是能够干一辈子的事业。

2019年,游戏行业整体回暖,小菊的心态也随着这股暖流发生了改变。

“现在又可以做新项目了,整个人的心态也变得更成熟了。”

谈及未来,小菊一样充满信心。作为一名游戏策划,她看到了手游用户的成长,也看到了他们对游戏品质的要求,另一方面,她认为还坚持奋斗的从业者们,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未来的中国游戏行业将会走入一个品质为主的良性循环,我要抓住机会好好发挥自己的才智,打磨好产品,做出更加成熟、真正媲美一流世界大作的游戏,让玩家满意,让国内游戏行业生态更加健康。近一点的话就是希望新项目能顺利上线,受到国内外用户的喜欢。然后我要拿奖金多买几条小裙子。”

尝试攀登

和上面两位不同的是,处于小游戏类公司研发岗的蹲蹲自我感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今年4月份,结束了在日企广告公司的工作,蹲蹲开始将职场目标设定为游戏公司。她不喜欢日企那种压抑的氛围,而她一直有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在辞职前,蹲蹲并非不知道游戏行业处于一个多事之秋,大公司裁员的消息不断传到她的耳朵里,社交媒体的游戏从业者们也都在反复提及“冬天到了”。

她的朋友也劝她再等一等,等到游戏行业全面回暖再辞职。

然而在此时,蹲蹲看到了许多厂商走出了国门,在海外同样做的有声有色。她开始反思“行业的冬天”究竟意味着什么,向自己发问,是不是在寒冬中,做游戏就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新闻媒体中不断更新的传奇故事,蹲蹲用否定回答了她给自己的发问。

就像绝大多数从玩家成为从业者的游戏爱好者一样,主机玩家出身的蹲蹲最开始想要做她认为的“真正的”游戏。但她发现,那些公司主要聚集在杭州、上海,而她所在的广州选择不多。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求职之后,蹲蹲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是想要做“真正的游戏”,还是做“大家都喜欢的游戏”。

回过神来,她已经坐在一家小游戏公司的面试间中。

蹲蹲并非有意选择小游戏公司入职,事实上,她的选择更多的来自于她对市场的看法。近两年来,女性用户的增长规模和收入贡献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重视女性玩家诉求,布局女性游戏市场。

这家小游戏公司的主要产品类型,正是女性向推理游戏。

而在入职之后,蹲蹲发现,她曾经不是很关注的领域——小游戏——火热程度非凡。

“我原本以为做游戏不会死的道路只有出海,后来才发觉,小程序这块已经这么火了。”

对于当下的行业环境,蹲蹲整体上比较乐观。虽然游戏行业的寒冬给她带来的影响不大,但她依然感觉到游戏市场正在处于接受调控的阶段;但同时,她也看到了海外游戏的引进、精品游戏的上线、中国游戏的世界输出。她认为,寒冬总比十几年前游戏被当成洪水猛兽乐观,如果现在的一些政策可以让游戏行业良性发展,那就是好事情。

曲折中前进。

“现在在做的是女性向的、剧情推动的游戏,慢慢发现国内对这一块的需求还是存在的,所以接下来想继续研究怎么样才能做出玩法优秀剧情上乘的游戏。不过也还是要看政策方面,心怀希望的前行吧。”

理性批判

丢丢和蹲蹲入行时间差不多,她目前在深圳一家游戏公司担任运营。

大学时候,丢丢产生了进入游戏行业的想法。三岁开始接触游戏的丢丢最终成为了月球人,奈须蘑菇是她的偶像,她想要成为像奈须蘑菇一样妙笔生花,能够带动整个项目的文案策划。

在正式加入游戏行业前,丢丢同样也知道当前的游戏行业正处于一个特殊的时期。不过她没有考虑太多,只想追随偶像的脚步,在游戏行业做一个优秀的项目。

“如果将来游戏行业遭遇不测,我可能会努力回去申请读博。”

不过对于当下的政策风波,丢丢本人的态度也非常摇摆。一方面,身处业内的她同样看到了一些因为审查而出状况的项目,但另一方面,曾以学术研究为目标的她也看到了这一政策的多面性。

“其实学术界对于游戏活着其他带有意识形态的作品对人影响的说法也有很多,就像女性主义对于色情作品的讨论一样。我很难对这件事情下一个结论,我感觉我了解的还不够多,所以也不好断言。”

当然,外部政策的变动依然对她产生了一些影响,让她多挨了一些玩家的吐槽。

“对于运营来说,想维持社区的热度是个难题。一些比较依赖内容消耗的游戏,如果提前曝光太多内容,那对游戏本身就是不利的。可内部也不知道这个产品什么时候可以上,就需要进行一定的网络热度和玩家关系维护,容易陷入一个两难境地。有些玩家就会过来吐槽我们,说我们整天在社区里互动不做游戏。”

对于当下,丢丢还是更关注行业本身。她觉得国内玩家和部分厂商的版权意识和创新都很差,整体市场氛围对这类事情也过于宽容。不过她也同样看到了玩家的成长,丢丢相信,当玩家的教育完成之时,凭借业内如此多的优秀的游戏人才,一定会做出属于中国人自己的优秀游戏作品。

结语:

从之前的野蛮生长到规范化,从结合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再到今天的守护未成年人成长和文化价值实现,中国游戏产业经历这些,也不过二十年。无论是从业者还是玩家,越来越多的人认同游戏不再是单纯实现娱乐的工具,未来的游戏将会在社会发展中扮演着更多更重要的角色。

2019年的中国游戏产业年会召开在即。在去年的年会上,游戏要将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相结合的理念深入人心。今年,游戏产业年会增设未成年人守护分论坛,将携手业内大佬针对未成年人守护问题展开探讨,运用行业力量,守护未成年健康发展……

用其中一位受访者的话说,一切都在向上走,这个行业正在走向真正的规范,真正的健康。

游戏,从来不应该是洪水猛兽。而未来,属于真正热爱游戏的所有人。

-END-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