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亚马逊MMO《新世界》发售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这款于9月28日发售的游戏在上线第二日就占领了Steam Most Played 榜第一的位置。SteamDB数据显示,该游戏玩家在线人数在2021年10月3日达到顶峰,约为91.3万。

然而在这短短的一周中,虽然《新世界》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甚至被外界评价为亚马逊在游戏领域的“翻身仗”,但其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依然无法忽视,这些问题对于大多数立志打造新一代MMO的项目组而言,可能需要十分注意。

语言问题

语言问题是《新世界》在中国区遭遇差评的最主要原因。一位行业研究者表示,亚马逊在现阶段似乎并没有服务中国玩家的想法,但是他们开放了Steam国区的售卖。这种行为(主要是缺乏中文)让中国的玩家感受到了不尊重,对游戏发行有很大影响。

有网友猜测,亚马逊不支持中文的原因是为了提升中国玩家游戏成本,减少中国玩家进入数来预防外挂。但同样的,这款游戏并不支持日文和韩文,这个推断并不能解释这个问题。

不过贴吧有玩家还是给出了比较善意的猜测。这位玩家认为,从封测支持语言来看,这些语言所在地区是欧美市场的基本盘,作为一款耗资巨大的游戏,可能亚马逊打算先看基本盘的反应,再考虑海外扩张。而这些基本盘地区,与游戏的主线叙事——大航海——更加贴合,亚马逊可能认为东亚地区玩家对大航海背景的MMORPG缺乏热情。

至于为什么没有预言却依然上架并开放购买,那则由于游戏的收费方式决定——门票自然是卖得越多越好。

外挂与反作弊

外挂和反作弊是困扰《新世界》的另外一个问题。对于MMO而言,外挂对游戏经济系统的破坏往往是毁灭性的,而在大多数时候,外挂和工作室又是相辅相成的,有了外挂的辅助,工作室的经济效率将会得到大幅提升。一旦游戏经济崩坏,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遗憾的是,在开服一周之内《新世界》就出现了外挂。通过语言和服务器拒绝大部分中国玩家的客观现状并没有真正的防御住外挂,在利益面前,外挂还是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了。

也许是对这样的情况早有预料,《新世界》的反作弊系统逐渐浮出了水面,只是伴随的是并非正面消息。有玩家反映,《新世界》近期对大量玩家执行了封禁24小时的处罚,而被封禁的人很多只是正常游戏,并没有开外挂或者不文明游戏行为——他们在PVP中被敌对阵营大量举报,触发了游戏内反作弊系统,一旦举报量达到某个限度,将会被直接封禁24小时。

有玩家在Reddit发帖表示,他们公会100个人被封禁了50人。也有玩家表示,他们公会参与一场大战,但派出的主力中大部分被忽然间封停了24小时。

“现在很流行在战争开始前大量举报对手公会的人,甚至有举报软件被开发了出来。”

虽然气候官方在推特上澄清,称并没有这样的封号系统,每一份举报都经过了人工审核。但这样的回复很难让人信服,因为游戏中集中举报和封禁依然在不断发生。

其实从逻辑上推断,设计这样的反作弊系统确实不无道理。首先封禁时间只是暂时的24小时,而MMO和我们熟悉的匹配战斗游戏不同,除了某些活动之外,你很少会与一部分人强制性接触一定时间。以战术竞技为例,每一盘单玩家都要接触99人一定时间(包含电脑),如果连续几盘被集中举报是比较容易达成【一定时间内,超过XX名玩家举报】的阈值,从而触发反作弊系统。但在MMO中,除非某一名玩家游戏行为过于疯狂,或者真的开了外挂,否则在大多数时候,他与其他玩家可能只是地图上走个小照面,很难触发反作弊。

但游戏设计者常常低估玩家的恶意,对于许多玩家而言,如果可以达成目的,运用任何游戏机制都是合理的。所以在《新世界》中,玩家们发现,在公会的战争中可以达成匹配游戏时的环境,此时只要号召公会成员对敌方主力进行集中举报……

国内运营的网游中不乏类似的问题。如A公会被B公会宣战,A公会可能会派出由其小号建立的公会C同时对自己宣战,一旦战争打响,小号公会C大量人员申请加入战场,入场挂机或抢占战场排队名额,从而减少B公会入场的战斗人员;再比如《穿越火线》端游中从出现就从未发挥过正面作用,最后沦为VIP玩家玩具的“投票踢人”系统……

很多设计的初衷并非是恶意的,但它们很容易被玩家恶意利用。有些产品的项目组花了大量时间尝试去解决这些问题,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却收效甚微;有些游戏公司则干脆放弃解决,转而探索能不能借此延展出一些商业价值。

服务器排队

服务器排队问题普遍存在于新上线的具有爆款潜力的产品中。这一点不必再进行举例,任何一位开发者或是普通的玩家此时脑海中都有无数例子。不过随着技术的进步,绝大多数游戏都能够对这种情况进行快速反应,如果出现了其他问题,那反而是玩家求之不得的——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这意味着巨额的补偿,很多游戏会会给出每延迟一小时开服送出一套十连的顶格补偿。

《新世界》并没有妥善处理好排队的问题,更糟糕的是作为一款需要买门票进入的游戏,这让许多玩家因为排队错过了退款时间。如果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这是非常重大的事故,各大社交媒体可能会出现一些阴谋论家尝试煽动玩家将游戏置于死地。

此外,为了缓解排队压力紧急推出的服务器转服功能也出现了问题,玩家的转服范围被限制在同一地区的其他服务器,这导致了许多玩家前往低人气服务器建立角色之后,无法与他们的朋友在其他地区服务器汇合。

“”我的朋友组被分在了不同的区域,因为他们告诉我们以后可以在不同的世界之间转移账号,前几天的排队情况很荒谬,所以我们决定以后再聚。”

比较讽刺的是,亚马逊本身是全球最大的服务器供应商之一,主场作战失利确实让人摸不到头脑。

道德问题

这几乎是所有MMO产品无法回避的问题。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WOW》出现的毛装备行为(毛装备指的是黑装备,通常指的是在组队打副本时,把掉落的装备私自拿走或分配给熟人这种行为)。这样的行为被一些玩家认为是合理运用游戏机制的一部分,甚至出现了组织化,公会化分工。

刚刚开服的《新世界》也发生了数次类似的行为。有玩家爆料,他们为了公会战争,响应公会领袖的号召捐钱,用来购买公会领地,但公会领袖拿了这些钱跑路了。也有玩家反映,公会领导者拉拢玩家之后会要求玩家积极为公会贡献,然后把那些玩家踢掉,甚至直接叛逃到敌对公会……

一般而言,除了比较恶性的道德行为(影响到产品收入),游戏公司可能会想办法更改机制阻止这些问题的发生。但许多游戏制作人对于MMO中的道德问题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他们认为这些人性的博弈是游戏带给玩家体验的一部分,甚至部分制作人对这些相当推崇。

但唯独有一种例外——到道德问题涉及到政治。在当下的中国游戏市场环境,这是一条不可碰触的红线。游戏运营要时刻警惕外面的世界,然后将新的屏蔽词加入到屏蔽库中,甚至在部分敏感的日期,一些游戏会直接停掉玩家的聊天功能,开启全服禁言。

所以与前三个需要注意的问题不同,在这一点上通常会产生很多分歧,而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大家也习惯将道德问题简化为涉政问题,只对这部分处理即可。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