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战意

文/尤利乌斯

王希独自一人坐在ChinaJoyN3馆外的座椅上,拿着一听可乐,仰望着天空,望得出神。很难想象,在一个半小时之后,姿态如此放松的他,会在ChinaJoy网易展台上,公布《战意》在月底23日公测的消息。

《战意》是制作人王希带领不鸣工作室耗时七年打造的冷兵器战争网游,这款游戏从引擎研发起步,投入了巨量的资金和人力,其成本之高,在全球网游的历史中都属罕见。

在采访中,王希告诉我们,公测并没有让他感觉到压力,相反,他很放松,很享受现在的Moment。

消失的一年,卧薪尝胆的一年

在一年多之前,王希的状态与现在截然相反。那时候,《战意》国服终于开启了不删档测试,而王希发现,他们全团队呕心沥血所打造出来的《战意》,并不是他真正想要做出来的游戏——王希对那一版《战意》很不满意。

此时的《战意》已经研发了六年,投入了巨量的经济、人力成本。而在王希看来,他们使用复杂技术,耗费巨大心血做出来的《战意》,正在和自己心中真正想要做出来的游戏,拉开距离。

出身于Bungie这样顶级3A游戏团队的王希,此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和王希同样不满意的,还有《战意》的玩家。

随着不删档测试的推进,大量的负面反馈不断冲进不鸣工作室的信息箱,许多玩家给当时的《战意》打上了差评,部分激进的玩家甚至对王希和不鸣工作恶语相向。

王希还清晰得记得,《战意》刚刚公布时,玩家们对这款游戏所表现出来的热情。

“我们第一次推出千人战场,第一次推出大地图势力战的时候,玩家在里面玩战得很热血,玩得很开心。到了不删档测试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游戏有点不对劲。我不断的反思,问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战意》应该是款什么样的游戏。”

王希告诉我们,去年夏天的时候,他很迷茫,有时候甚至会不断追问自己究竟是谁。那段时间,他每天晚上都会逼自己打很久的《战意》。那个时候,《战意》里已经没有玩家,王希把自己关在了游戏中,每晚和游戏中的AI对战。

“我不断去问自己,这个游戏究竟给玩家带来了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需要《战意》这款产品。”

在那段时间里,有许多人给王希“出谋划策”,甚至有人直接把钞票摆在王希面前,让他用现成的“混沌”引擎(不鸣团队为《战意》自研的引擎),去做一款冷兵器“吃鸡”。

这对王希他们而言并非难事,但王希还是拒绝了。

“引擎,技术都是现成的,以我们团队的实力,3个月就能做出来。但什么火就去做什么,不是我们团队的基因。”

摆在不鸣团队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延续当时的版本继续打磨,另一条是彻底推翻重做,坚持追求自己的理想。

没人知道推翻重做需要多久,更没人能够保证,推翻重做就一定能够做出大家都认同和喜欢的游戏。

大家知道且确定只有一点——《战意》已经花去了六年时间,错过了端游市场最后的辉煌时代。《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8年度移动游戏市场占有率62.5%,端游只剩下了28.9%的市场份额。

面对巨大的压力和不确定性,王希还是选择了后者。

那一年,不鸣工作停掉了一切与外部的公开联络,王希本人也不再接受采访。在外界看来,整个不鸣工作室就如同“消失”了一般,《战意》“凉了”的传言更是不胫而走。

这一年,王希带领不鸣工作室把整个游戏“回炉”了。王希告诉我们,他们从前听过很多意见,变更过无数次开发方向,在无数次修改中,《战意》已经偏离了他们原先设想的轨道。所以在这一年中,他带领团队开启了“神隐”模式,不再注意外界的声音,彻底回归产品本身,回归打造《战意》的初心。

“如果说《战意》是一个美女,那她一定是一个第一眼就能让人印象深刻的美女。后来为了让她登台,请了化妆师,给她涂上了厚厚的胭脂粉,画上了红嘴唇,实际上她就已经泯然众人,甚至连众人都不如。所以我们决定,干脆把她的胭脂粉全部洗掉,给大家带来最初那版令人心动的《战意》。”

回归初心,不妥协与背水一战

“回炉”在《战意》的研发历史中并不是没有前例,而这次“回炉”和以往不同,无论是从工作量还是产品的变化来看,都达到了立项以来的最大规模——更接近于回炉的字面意思。

这也是不鸣工作室决心最大的一次。

“我们下了决心,如果这个产品不能做到让人眼前一亮,那我们宁可不让它上线。”

王希透露,在这次行动中,不鸣的开发团队扩充到了空前的规模,而且整个网易游戏也被卷入到项目之中,为《战意》的研发提供了更多的支持。

一年来的辛苦很快有了结果,新版本的《战意》在外国服务器得到了空前优秀的玩家数据反馈。《战意》在国外的亮眼表现也引起了V社的注意,今年年中,V社特邀不鸣工作室在Steam开设了亚太服务器(EA测试),并给予了全站精品推荐。

亚太服同样取得了成功。虽然在Steam评论界面,《战意》的评价是“褒贬不一”,但从王希所展示的玩家数据来看,坚持在游戏内的玩家都很享受这款游戏。

回忆过去一年的经历,王希认为,对不鸣团队而言,最大的考验是能不能坚持自己,能不能做到无论外界的声音如何,都坚持自己脚下的路。

“许多玩家给差评的理由仅仅是EA测试收费(Steam强行规定),而真正从产品层面出发的,针对游戏本身的差评并没有太多。在我的游戏中,真正去玩的玩家是成千上万人,仅欧美就有几十万玩家,这些人都在默默的喜欢这个产品,去感受这个世界。”

不过王希也承认,现在的《战意》依然会让部分玩家不高兴。

王希表示,许多玩家喜欢匹配对局的模式,喜欢“吃鸡”和MOBA的那种即开即玩,不用长线培养投入的游戏系统,而《战意》则主打的是大世界冷兵器战争对抗,需要玩家经营资源培育势力,培养自己的军团,这让这部分玩家感觉到无法适应。

在过去的一年中,《战意》从产品和体验层面回归到了最原始的形态,更加强调兵种的特色和平衡——强调战场的配合和“爽感”。但不鸣团队并未因追求这些感觉,而将游戏极端化成一个匹配对战游戏。

王希不喜欢匹配对战,他认为这样的模式过于单调。

“匹配一局打一局的游戏叫战斗,不叫战争,这样或许会让一部分玩家高兴,但那种战争世界的感觉,是没办法做出来的。战争是势力的对抗,是你和你的兄弟们朝着同一个目标并肩作战的奋斗。”

这个理念在近期的国服测试中已经得到了体现。

王希透露,许多匹配对战游戏的主播在进入《战意》之后,都会开始组织起自己的公会,有的甚至会带领着上千人一同游戏。而在他们还在玩匹配对战类游戏的时候,这些主播习惯于组织小分队,多数粉丝只能观看他们游戏,无法参与进来。

在《战意》中,这些主播非常积极主动得招兵买马,在游戏中建设公会,筹备物资,扩充地盘,与其他势力进行对抗。

用王希自己的话来讲,这是因为玩家在看到山川河流的风景时,男生心中本能本能的领土欲会被激发出来,本能的对抗意识就会指引他们,他们就会本能的去宣泄,去战斗。这种快乐是匹配游戏无法提供的,所以无论别人怎么讲,王希还是坚持《战意》就应该呈现一个战争的世界。

“一些欧美玩家说他们体验到了早年《EVE》的感觉,《战意》让他们体会到了非常强的自我决策代入感。”

王希:我欠大家一个好游戏

“我觉得现在这个版本,我可以给他他70分。我一直认为,我欠大家一个好游戏,《战意》今天所做到的是在这一代技术平台能做到的最好的表达,但是接下来,《战意》还有很远的路需要走。”

王希提了很多关于《战意》未来的构想,比如“象兵”和海战,古典时期的罗马军团、斯巴达勇士、马其顿方阵兵团也在不鸣团队的考虑之中。当然,这些都是比较靠后的版本计划,能够确定的是,随着游戏迭代,《战意》将会加入更多维的战争元素,将会呈现一个更加立体的战争世界。

“只要大家支持我们,我们就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做下去。”在王希身边的开发人员说到。

“点燃你的将军梦”是《战意》最原始的Slogan。眼下,他们正在努力实现着这个梦。

曾经的王希沉迷于《全面战争》,在最疯狂的时候,他甚至把睡觉时间留给了这款游戏。但在沉迷之中,王希依然觉得,这和他真正想要的那个战争世界有些差别。

“我喜欢这种战争模拟类游戏,但很多游戏玩起来总有些不够爽,比如说我为什么不能直接冲上去砍人?后来我想明白了,我是想要战争电影那种感觉。我觉得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的幻想,想像战争电影中的大将军一样左突右进,统领千军。但一直以来都缺少一款作品来支撑这个幻想。”

在过往的采访中,王希经常用“行云流水”来形容《战意》的战斗。这种战斗方式区别于骑砍类的多项格挡,更偏向动作游戏的操作手感。王希告诉我们,他的一直强调的“行云流水”就来源于战争电影。

“我讲的行云流水,就是那种影视化的感觉。我非常喜欢一部叫《绣春刀》的电影,它里面的服装很有张扬也很有设计感,里面的战斗,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你感受到力量。整体感觉非常有质感,我认为这是我想要的,也是《战意》应该表现出来的。”

讲到这里,王希还顺势摆了几个姿势,给人感觉和场馆内网易试玩区试玩《战意》的冷兵器战争游戏玩家们别无二致。而在这个话题过后,王希的语气和神情又变得庄重起来。

“我选择一年的沉默来专注产品。因为我觉得我欠大家一个好作品。咱们国人有机会做一款这么大的产品,是很幸运的。在中国游戏行业,几乎没有另外一个独立的游戏工作室有这么好的机会和如此多的资源去制作,我作为制作人,我觉得我很幸运,也有责任把它做好。”

专访的最后,王希告诉我们,《战意》是一款非常有执念和腔调的产品,而当前的国内市场有着太多盲从的游戏,他觉得,这个市场需要这样一款产品,中国的玩家也需要一款真正的战争网游。

得有人帮助他们实现心中深藏的将军梦。

结语:

“我坚信只有要游戏做的好玩了,就会有许多玩家来支持你。为什么今天我的压力一点都不大?因为我对我的作品挺满意的,我喜欢自己做的这款游戏,而且我还发现很多人和我一样也很喜欢这个游戏。我喜欢今天的《战意》,喜欢我们今天团队的这个状态,享受我们自己的作品,乐在其中。”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