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功能游戏是一个被反复提起的关键词。

年后开工不久,腾讯就对外宣布将全面布局功能游戏,计划推出五大类功能游戏产品。网易CEO丁磊也在两会期间明确表示,应在教育的科技方面多研究,多投入,包括应用游戏的方法去引导儿童教育。

目前,社会各界对于功能游戏的释义有很多,但整体上,它们的核心观点还是比较有“共识性”——功能游戏在传统游戏重视娱乐性的基础上,更加强调游戏的功能性。

换言之,功能游戏就是在单纯的娱乐之外,追求“教育”“模拟”等效用,为玩家提供知识教授、专业训练,模拟体验等具有巨大社会价值的游戏。

向儿童普及机械构造和原理的任天堂LABO

近两年,游戏频频以负面新闻的形式登上主流媒体的版面,社会舆论仍对游戏颇有微词,游戏也没能彻底摆脱耽误学习的“原罪”地位。在整体舆论环境出现消极化趋势的大背景下,游戏需要一个正能量的品类向社会宣传自身的正面属性,而在2018年的行业寒冬之下,游戏行业也需要一个品类来推动自身的产业转型升级。

功能游戏,可以说是当下最合适担任这个角色的品类。

 

功能游戏很新鲜?国内早就有过探索

功能游戏并不是一个新鲜词汇。

据外媒报道,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功能游戏已经形成相对完整的开发、运营体系,在军事、教育、医疗、企业商业、社会管理等细分领域形成较大市场,并在缩短学习曲线、加速专业知识传递等方面起到了显著鲜果。有机构认为,快速壮大的功能游戏将成为电子游戏行业的一个重要分支。

在国内,功能游戏的名号虽然不及国外响亮,但其概念也早已深入人心。在一次电视节目中,“局座”张召忠就提到一些西方国家采用游戏来为士兵进行军事训练,并从性价比、便利性、直观性等方面向观众介绍了功能游戏的优势。

“局座”张召忠

张召忠说:“游戏化拟真训练,这是一条发展方向,毕竟现实里的真实装备动不动百万千万的,用游戏来做性价比高,也省钱。”

2012年,由南京军区与光荣使命网络联合推出了军事训练游戏《光荣使命》。据解放军报报道,该游戏(军用版)被广泛应用于解放军部队的军事训练中,受到了广大官兵的一致好评。

国内游戏对功能游戏的应用不止军事,有机构报告称,国内功能游戏已经在教育、医疗、科研等领域全面开花,其中教育领域成为功能游戏应用的最大市场。

编程教育游戏《极客战记》

不过,该机构也在报告中提到,中国国内的功能游戏市场发展程度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功能游戏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让国内的游戏公司普遍动力不足,而功能游戏对娱乐和功能兼顾的高要求,对国内以娱乐游戏起家的游戏公司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

其实在国内的功能游戏领域,早就有一款游戏兼具“娱乐”和“功能”,并经过了市场的考验,受到了广大玩家的认可。

它就是《我的世界》。这款游戏在风靡全球,取得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更以巨大的社会影响力著称,并作为功能入选了瑞典一所学校的必修课,用以开发学生创造能力。在国内,网易游戏也致力于挖掘《我的世界》“寓教于乐”的理念,通过游戏的方式向玩家传授知识与文化,帮助玩家开拓自己的创造力和三维思维。

《我的世界》

9月8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重识游戏——首届功能与艺术游戏大展”上,《我的世界》凭借其长期以来扩宽领域、挖掘功能游戏价值等行为,在国内外80余件参展游戏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功能游戏开拓奖”。

“它给玩家带来创造性玩法的同时,锻炼了玩家的逻辑、空间感、编程等多方面的能力。而它从游戏领域向科学、历史、人文、教育等领域的延伸,也让更多人看到了游戏的可能性。”

据网易官方公布,目前《我的世界》中国版注册玩家已经突破了1.5亿。

 

功能游戏应用有多大想象空间?

此前,伽马数据曾发布了《2018年功能游戏报告》。报告显示,在全球范围内,功能游戏市场需求正渐渐体现出来,并成为游戏产业的一个细分领域,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54.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300亿元)。

《2018年功能游戏报告》

报告认为,在国内市场,功能游戏虽然处于初步阶段,但其在社会价值、市场价值、行业价值等多种因素影响下,企业表现出了较高的布局意愿,中国功能游戏有望迎来较快发展。

在国内,功能游戏有着广泛的应用场景。以教育为例,仅历史教育一项,功能游戏就拥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此前,世界众多古埃及学研究泰斗参与制作的《刺客信条:起源》就推出了面向教育市场的“古埃及之旅”版本。在该版本中,玩家可以化身托勒密埃及时期的人物游览古埃及名城,借助解说的辅助深度体验埃及文化。在国外,该版本成为了不少学校历史课的授课素材。

古埃及探索模式

作为同样属于四大文明之一,中国同样拥有深厚的历史文化。从历史题材的应用数量来看,仅三国一段历史就诞生了无数的文化产品,而先秦、强汉、盛唐、富宋也同样为现代的创作者们提供了数不尽的题材和灵感。而相比中国文化的厚重,国内历史教育的媒体应用则显得的比较初步,少见国外课堂中出现的古城模型、3D投影和功能游戏。

在国内的大学中,一些顶级的历史课所使用的的媒体也仅仅是在以往“书本+PPT”的基础上,加入了盗版电视剧片段,课堂效果非常有限。

在这样的情况下,功能游戏是一个绝佳的解决方案。

“试想一下,在赏心亭上,辛弃疾从学生身边走过,一句「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他还会是语文课本上苍白的三个汉字吗?”

辛弃疾登过的赏心亭

网易公司副总裁庞大智在功能游戏艺术展上提出,功能游戏是一种必然,探索用游戏的方法引导教育,是探索功能游戏与教育相结合的重要组成部分。

“人类最开始传播知识的时候只能口口相传,然后开始有书籍,可以把知识传承。接下来是通过课堂进行教学和知识的传授,后来有了录音带、录像带,直到现在我们有非常方便的在线课堂。下一步人类必然会探索获取知识更有效的途径。我们的下一代面临在有限的时间里怎么更高效的学习更多知识的挑战,非线性、交互式、游戏化,这是历史的必然,这三个结合在一起就是功能游戏。”

而教育,只是功能游戏应用场景下的一个细分领域。在《游戏改变世界》一书中,游戏被定义为“人类自愿尝试克服种种不必要障碍的行为”,引申来讲,人类可以通过游戏获得各种他们需要的体验,而这份体验可以应用在教育中,也可以在医疗、军事、科研等一切他们需要的地方。

“只要人类继续前进,功能游戏就有极大的需求空间。”

 

结语:

游戏最有把握成为地球生命的下一种突破性结构。成为人类以来,我们几乎一直在玩各种精彩的游戏。团结一心,我们可以攻克一个兴许是最值得尝试、规模也最为庞大的障碍:利用游戏提高全球生活质量,为未来做好准备,让地球顺利进入下一个千年的全球性使命。——简·麦戈尼格尔 《游戏改变世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