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电竞产业的进一步发展,游戏和电竞的鸿沟必然进一步加大,未来甚至有可能会出去完全竞技化的项目,而不是从现在的从游戏产业衍生。

“电竞化”这个词汇最近确实是屡见不鲜了,随着各行各业的电竞赛事出现,除了《绝地求生》和《堡垒之夜》这些本来在设计初期就拥有不错竞技性的项目以外,很多中小型游戏甚至八竿子打不着的项目都提出了“电竞化”,自然效果不算出色。

如果说早期的游戏还可以和电竞混淆,随着时代的发展,真正的电竞项目和游戏早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在电竞世界之前的文章里已经多次提到了,游戏和电竞在规则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设计起初就完全不同的项目让游戏和电竞的差距甚至比电竞到体育的差距还要大很多。

而除了游戏和电竞本质上的区别以外,电竞化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名词,而是一整套体系的改变,一个游戏如果不在设计初期就注意到这一点,想在中后期改变核心玩法从而保证电竞化的顺利实施,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被掩盖的关键因素

客观的讲,一个项目能顺利的电竞化,往往并不是因为推广和强力的宣传,而是因为设计初期就埋下的点,换句话来说,能否电竞化成功,最关键的就是项目在设计初期,有没有考虑过电竞化的道路,在内核玩法上做出设定,这样才能顺利的把一个项目电竞化,真正意义上的做到所谓的“吃电竞饭”,任何一点上的不足,都会导致项目电竞化难以完成。

作为新时代的竞技项目,电子竞技的实现难度实际上远远比想象的要大,仅在项目内核设计上就是一个完全跨不过去的坎,而目前国内绝大多数所谓“电竞化”的游戏第一个面临的问题就是于此,电子竞技游戏的关键内核是公平、竞技和人与人之间的对抗,因此绝大多数真正意义上能“电竞化”完成的游戏都具有这个核心要素,无论是《英雄联盟》《DOTA》和最近的《堡垒之夜》与《绝地求生》都是如此。

这种类型的项目在设计的时候虽然绝大多数也会采用内购来保证收入,但内购对于游戏整体的影响却几乎为零,为了强化人与人之间的对抗属性,绝大多数角色仅仅是为了体现游戏多样性的存在,而不会出现碾压性的事件,甚至为了保证游戏的绝对公平性,一部分游戏甚至还会放弃一部分游戏内盈利手段,来保证绝对公平性。例如《英雄联盟》在早期因为符文页和符文的出现导致了一定意义上的不公平,部分用户可以选择更多的符文页来保证自己面对不同阵容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拳头公司直接取消了符文,让游戏外对玩家体验的影响消耗殆尽。

现在的《英雄联盟》中,除了一部分皮肤带来虚无缥缈的“手感”优势以外,所有优势已经消失殆尽。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能以金钱换取属性与装备,或者为了内购而刻意推动某个角色的属性增长的游戏,都已经从根本上失去了电竞的土壤。即使有一部分项目为了电竞和赛事选择了在部分彻底限制属性、比赛时期采用完全不同服务器等模式,依旧无法彻底解决问题。

完全不同的运营模式

运营模式的不同,也让两者之间的的区别极大,目前国内游戏项目绝大多数依旧还是依靠发行→运营→内购盈利的模式来保证游戏产业的存续,故而游戏内部收入在总体收入上往往能占据90%甚至95%以上,只有一少部分的收入是周边的广告、玩具、版权等带来的收入,大多数游戏公司紧紧把这个收入当作添头。

完美世界第二季度在线游戏营收占营业收入总额比例示意图

但电竞的盈利模式却接近于体育,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模式,电竞的绝大多数收入都来自于转播权、赞助、广告和票务等方面。以《英雄联盟中国电竞白皮书》为例,在2018年LPL的收入中,来自转播权的收入占到了联盟总收入的57%,赞助收入则达到了27%,仅这两项在收入中就占据了84%,而按照每家LPL赞助商3000万底价的标注费用来算,LPL的年收入早已超过10亿人民币,虽然就总体收入而言,还达不到《英雄联盟》的零头,但正式联盟化运营仅仅两年的LPL就能达到这个水准,未来完全可以达到更高的地步。这还仅仅是LPL官方收入,如果我们把俱乐部、相关产业等等算进去,《英雄联盟》的游戏内外收入已经差距不大,甚至很可能在最近几年里形成赶超之势。

以足球为例,在足球产业当中,“足球”本身相关的收入比例在整个产业当作占比还不到两成,其他八成以上的收入都来自于周边产业,每年全球仅转播权售价就能达到百亿美元的级别,例如苏宁在2018年末和英超签下的3年转播权合同,就需要足足5.64亿英镑,高达48亿人民币的转播费用虽然看上去较多,但因此带来的广告、股权和其他相关收入完全可以让苏宁获得百亿人民币以上的收益,这仅仅是一个联赛在一个市场的收入,这种盈利模式和游戏完全是两个模式,也是未来电竞要走的道路。

对于绝大多数游戏公司而言,放弃现有的盈利模式,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追着电竞的路走,除了和腾讯合作以外,几乎没有第二条路可选,在LPL与KPL几乎已经横扫国内电竞市场的情况下,即使是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开办的电竞比赛,依旧需要和腾讯合作。

这才是国内绝大多数公司遇到的最大问题。

结语

客观地讲,模式的不同,是游戏和电竞最大的区别。

无论是内部的核心设计,还是外部的盈利模式,两者看上去类似,却走上了两个完全不同的道路,分歧点越来越大,实际上的隔阂也是绝大多数用户和企业都难以接受的。

随着电竞产业的进一步发展,游戏和电竞的鸿沟必然进一步加大,未来甚至有可能会出去完全竞技化的项目,而不是从现在的从游戏产业衍生,早在上百年前的体育行业中,就诞生了乒乓球这种从网球中衍生而来的体育项目,完全化电竞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届时对于一众想要借着“电竞”来寻找道路的游戏而言,无疑是个灾难性的时刻。

但这一天的到来,却不会太晚。

-END-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