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1七夕佳节中,《推理学院》举办了一场甜蜜蜜的征文比赛活动,比赛要求从游戏中的二十六个角色中,任意选出两个角色为CP主角,并为它们创作甜蜜故事!接下来,就请欣赏玩家为我们带来的获奖作品:《重塑》吧!

以下是正文:

“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但我会爱你。反过来也是。”                     ——《低烧》

0.

很多年后,人们将那场大战称为“重塑战争”。

“这场战争啊,可谓是气势磅礴。以菲沐阳探长为首的警察阵营和以藤山教父为首的杀手阵营在推理之都与寂静之森的边界厮杀,双方一度僵持不下。不料,恶魔闪动着血红色的双翼从西边扑来,加入了战场。”

“……正当正义节节败退时,朝阳从东方升起。点点星光伴随着黎明缓缓步入,汇聚成一道长虹,划破天空。说来也是神奇,咱们警察阵营的人啊,伤口都痊愈了,直接把敌人给打跑喽!”

“孩子们,看到广场正中央那具塑像了吗,那就是我们的英雄——天使薇卡!要不是她,这场大战我们必输无疑……”

公园里,老人眉飞色舞地对身边的孩子们宣扬着薇卡的功绩。

无人注意,一位青年戴上兜帽,从长椅上起身,默默走出公园,隐没在黑暗中。

1.

薇卡与烈的初次照面,是在爱萝丝的小屋里。彼时,薇卡正和爱萝丝抱怨着天神的苛刻。

“请问丘比特在吗?”听到清脆的敲门声,爱萝丝忙把薇卡推进自己的卧室:“我的大小姐啊,你可千万要藏好,别让那群嚼舌根的发现你藏在我这。”

“我知道啦,你快去接待客人吧。我保证,我不会到处乱翻的!”爱萝丝狐疑地看了看薇卡,无奈地关上了房门。

“原来是恶魔殿下啊,请问您找我有事吗,莫非也是来求姻缘的?”

烈没有理会爱萝丝的打趣,低下头,拿出一封信:“明羽的信,寄给菲璐的。”

薇卡偷偷将房门打开一条缝,想看看传闻中的恶魔殿下究竟张什么样,却对上了一双如红宝石般猩红的眸子。她慌忙低下头,关紧了门,怕自己被发现。

爱萝丝接过信,放在一旁,送确认烈走远后才飞奔到卧室里寻找薇卡:“薇卡啊我跟你说啊,你没事千万不要去惹恶魔,传闻中他们身上藏着推理之都和寂静之森的谜团……”

薇卡不住地应着爱萝丝的话,扑腾着身后的翅膀。

那双眼睛,真好看啊。

2.

“给你安排的剧本是日久生情和英雄救美。”

薇卡抬起头,瞧见侍女突然停下的脚步:“怎么了,枫?”

侍女冷着脸转过身,机械地应答着:“没什么,殿下,只是您的宫廷礼仪老师来了。”

“让老师进来吧。”薇卡将目光投入手上的工作。

“好的。”

侍女恍惚地走出房间,眼底突然恢复清明,还未来得及尖叫出声,已消失在原地。

烈动了动手指,隐藏住头上的恶魔之角,泰然自若地走进天使的住所。

“您好,天使殿下。我是您的礼仪老师。”

薇卡头也不抬:“来的正好。帮我看看这句话是否有不妥之处吧。麻烦您了。”

恶魔凑到天使颈边,以平生最轻柔的语调一字一句地为身旁的佳人讲解着东方文化。

天使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异域幽香,耳边环绕着恶魔低沉的嗓音,眼前是不知道所属于谁的雪白发丝,心脏停跳了一拍。

她想,她好像在哪见过那对绚丽的双眼。

3.

两人就这样相安无事地共处了一年。

薇卡不是没有旁敲侧击这位神秘莫测的老师从何而来,只是每次都不得而终。久而久之,她也就放弃了盘问。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天使殿下去东方的路上。

前一秒薇卡还在和酒肆老板商议价钱,下一秒对方便缓缓倒下。

门口的蒙面壮汉扫射着机枪,嘴里骂着脏话。壮汉身边的瘦子把玩着弯刀,不时给漏网之鱼补上一刀。人们抱头鼠窜,整个大堂内充斥着哭声和尖叫声。

薇卡忙救起受伤的群众,送走无辜的百姓,顺便消除了他们的记忆。一时不察,被飞来的子弹击中了膝盖。她看着弯刀一点一点飞向自己的咽喉,无法行动,只能用力向灾祸源头挥起权杖。

烈沉吟片刻,冲上前去,替薇卡挡下了致命一击。

那老家伙还真狠心。他想。

莫可看到烈倒地不起,拽走了库洛:“走吧,藤山交代的,我们已经完成了。”

等烈在病床上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薇卡盈满爱慕的注视。他感受到左肩丝丝缕缕的疼痛,动用了能力。伤口在暗处悄悄愈合。

“你醒啦。医生说你并无大碍,只是以后活动肩膀时要千万小心。”

前人说,豆蔻年华的女孩子总是会对救命恶人产生不可名状的情愫。很显然,我们的天使殿下也难逃一劫。

“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4.

一所不为人知的别墅内,一名中年人翘着二郎腿,抽着雪茄,坐在沙发上,身边是一名低着头的青年。

伦特猫惬意地在大厅内踱步。

“我想,尊敬的恶魔殿下,不会连救命恩人的一个小小请求都不答应吧。”藤山缓缓吐出一个烟圈,“传说中的首席天使真的爱上你了?”

烈沉默着,只是以极小的弧度点了点头。

“那更好办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她消失就行。阁下应该不希望我的手下去处决她吧?”

“记得保证除了你我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她的存在。”

“当然。顺便帮我送封信给菲沐阳探长。”

烈走出别墅,甩掉了身后跟踪他的人,撕掉信封的一角,瞳仁一缩。

宣战书。

5.

爱情是什么颜色的呢?

薇卡想,那一定是薄藤色。

薄藤色是雾面灰调的粉紫,既神秘又甜蜜,像极了薇卡与烈在无人知晓处小心翼翼地牵手时的紧张与欢欣。

“爱萝丝,快看看,我是穿裙子好看还是背带裤好看?”

“嗨呀,作为首席大天使,你穿什么都好看,行了吧?”

“你好敷衍人啊。我觉得这条月白色的长裙更衬我的发色……”薇卡对着落地镜摆弄着长发,挑剔地看着自己的穿着,“喂,丘比特殿下,你好歹给我点正经的评价吧,这可是我第一次约会!”

爱萝丝终于把目光从剪不断理还乱的红线中移至喋喋不休的薇卡身上,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确实,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这条裙子很漂亮。”

薇卡欢呼一声,手忙脚乱地换上衣服,头也不回地跑出房门:“拜拜啦小丘比特,一定要保密哦!”

爱萝丝注视着天使跳跃的背影,目光复杂。

6.

“欢迎光临两位,请问有预约吗?”薇卡挽着烈的臂弯,两人一同走进了推理之都声名远扬的情侣餐厅。薇卡好奇地打量着四周,趁面前的服务员不注意,凑到烈耳边低语:“这里好热闹啊,等我找到下一届首席大天使后我们就隐姓埋名,到人间游玩叭!”

“M区X座。”烈几句话打发了服务人员,将下巴搭在薇卡肩上:“卡卡这么喜欢人间的吗。”

“是啊,我感觉这里的生灵都特别天真可爱呢。我跟你说啊,我一直想养一直猫,可惜天上的那些神仙太古板了……”

天真?可爱?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人间所有生灵真的都是这样的吗?

他托着腮坐在薇卡对面,看着传说中不苟言笑的天使半是抱怨半是开玩笑地倾诉着,沉下眼睑,像是下定决心般,忽地笑了出来。

恶魔是不常笑的,这样魅惑的笑容杀伤力实在太大,薇卡看着烈的笑颜,一时呆住了。等她回过神,眼前是一束沾着露水的玫瑰。

“男主角送给女主角的第一个礼物,不收下吗。”

女主角接过如血般艳丽的花。包间里飘飘悠悠的暗香愈发浓烈。

“天使殿下,请允许我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的名字是烈。”

恶魔张开双翼,向纯洁的天使伸出了罪恶之手。

薇卡眼前一黑。

7.

“本台最新播报,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爆料,原本守护推理之都的天使已经不知所踪。人心惶惶之际,警督资历最老的探长菲沐阳探长出面澄清,这只是不法分子为了鼓动人群所散布的谣言。究竟事实真相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复古风格的花店内,老式电视机卡卡顿顿地报到着新闻。过往的路人只是随意一瞥,便加快了脚步,无人理会这真假参半的说辞。

一名戴着黑色渔夫帽的年轻人踏入花店,伴随着店门自动化语音“欢迎光临”的是年轻人低沉的嗓音:“老样子。”

店主抬起头,放下报纸。眼前这位看不清面容的顾客几乎每天都要一束新鲜的玫瑰。她本着不多管闲事的原则,默不作声地将早已准备好的花递了过去。在男人点头的一刹那,她瞪大了双眼,连男人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有注意。

静谧的花店内,只有电视机死寂的播放声。

烈将玫瑰装入纸袋,几个闪身,消失在了街角。

8.

花。地牢。睡美人。

“玫瑰买回来了。”

“他们知道你失踪了。警督在试图掩盖这个事实。”

“今天我救了一只流浪猫哦,我记得你说过喜欢猫咪的。”

“你还是不肯理我吗。”

得到否定答案的一瞬间,恶魔的脸上出现了扭曲的表情,又愤怒又贪恋。不过很快就归于平静。

“卡卡,今天花店老板好像看到我的血眼了呢。你说,我该拿她怎么办呢。”

“别逼我恨你。”

薇卡轻启朱唇,吐出了被囚禁以来说过的唯一一句话。

烈躺在假寐的美人身边,搂过对方,满意地闭上了双眼。

9.

推理之都。周五。阴天。

菲沐阳与藤山冷着脸相对而立,身后跟着各自的阵营。

没有人说话。空气像被冻结住一般,寂静得可怕。

“开始吧。”

菲璐、菲沐阳掏出手枪,冲着对方不住地射击;柯泽冲在前面,飞快解决了令人头疼的炸弹与路障;凌俐游走在人群中,身手利落,重拳以对飞扑而来的恐怖分子;樱绮配合着凌俐,不时一个漂亮的飞踢;西蒙和方笠面对灰的策反与蛊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K寻找着暗处的库洛,两人针锋相对地周旋;彩织和佩佩兹纷纷拿出了十二分的精力,医治着伤员……

双方实力相当,但藤山一直没有动作,反而频频望向身后,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菲沐阳不愿去想太多,心里却不禁开始慌乱。

与此同时,被囚禁的薇卡像是预料到了什么,睁开双眼,无神地望着烈离去的背影:“开战了,是吗。”

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

“……”

“你这次去,是要支援藤山吗。”

“你不用多想。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烈不敢回头去看薇卡的神情,左右而言他地抛下一句话后落荒而逃。

薇卡自嘲地笑了笑,无力地瘫倒在地。良久,她抬起手,回忆着幼时偷习的禁术,嘴里喃喃着咒语。她的身形一点一点变得透明,化为点点辰光,聚满在逼仄的地牢内,而后猛地冲破墙壁,直指苍穹。

禁术第四卷第二十条,以彼之灵魂,换人间清明,施术者魂魄尽散,不得转世。

我造成的过错,就由我一个人承担吧。薇卡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想着。

10.

“老菲,怎么办,我们就要弹尽粮绝了。”樱绮一边躲避着莫可甩来的弯刀,一边朝对方开枪,“这群匪徒怎么突然这么疯狂?”

藤山轻蔑地观看着负隅顽抗的老家伙们,心情甚好地摸了摸伦特猫。看来灰这小子所言非虚嘛,恶魔果然能激起这些亡命之徒内心深处的嗜血欲望,从而让他们的战斗力大大加强。他望着因恶魔的到来而被魔气浸没的天空,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也许,推理之都以后就要改姓藤山了呢。

“方笠,你快去找西蒙!你们俩先带着平民撤离!我们这些老骨头尽量拖延点时间……”菲沐阳掩护着寒小萤和佩佩兹,自己挨下了库洛直冲彩织的一弹,捂着腹部却用尽全身力气命令着众人。

“爸,小心!”菲璐惊叫道。菲沐阳看着眼前的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出乎意料地,刀并没有挥下来,自己腹部的伤口也停止了疼痛。他不可置信地张开双眼,眼前的莫可静止在了举刀的姿势无法动弹,只能愤怒地瞪着探长捡回一命。我这是在做梦吗?菲沐阳瞧着身边伙伴的伤势奇迹般地愈合,而杀手们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静止在了原地。

朝阳缓缓从东边升起,伴随着斑驳的星光,照亮了灰暗的天空。似是从天边划来一道长虹倾洒下来,凡白虹落下之处,月白色的光芒顺风而长,将周围的魔气侵蚀干净,重塑了推理之都内部光与暗的平衡。

藤山僵硬地偏过头,与众人一同见证着这壮阔的场景,心里暗骂着烈的毁约,在恢复行动力的一霎连忙带着骨干逃离推理之都。

爱萝丝坐在云端,似是预料到了战争的结果,喃喃到:

“薇卡啊……造化弄人啊……”

11.

烈从小就是个被遗弃的孩子。

他出生于推理之都中一个富裕的家庭,却因天生血眼而遭到街坊邻居的嘲笑与孤立。起初,他的父母还是处处护着他的,可在名声斐然的占卜师告诉众人他是恶魔时,连家人也开始对他弃如敝履。烈只要一出门,就会有烂菜叶、臭鸡蛋扔到他身上,随之而来“扫把星”“不详”的字眼砸得他喘不过气来。终于有一天,他再也抑制不住体内邪恶的灵魂,杀死了对他拳脚相加的亲生父亲。

在那之后,他的亲生母亲将他扔到了大街上,身无分文的烈本以为上天就会这样结束自己悲惨的一生,没想到库洛在无意中将他捡回了杀手的大本营。在那里,烈遇见了灰。灰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无论遇见什么危险,总是第一个挡在他的面前。他那时天真地以为老天眷顾了自己一次,心甘情愿为灰俯首称臣,却在无意间偷听到了灰与藤山的对话——原来自己存在的价值只是为了解开关于推理之都和寂静之森的秘密啊。

烈心灰意冷,开始漫无目的地在人间游荡,助长着万物心间恶念的生长,性格越来越乖戾。直到他去给明羽送信,直到他望进那双宝蓝色的眼睛,直到他遇见薇卡。烈不知道什么是心动,只依稀感觉,他的光降临了。

这束名为薇卡的光,重塑了他对于爱的认知。

12.

可是现在,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束光被他亲自揉碎了。

烈在参与战争时心里始终传来隐隐约约的不安,现在他知道那是什么了。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是她。

烈像催眠一样拼命念叨着,尽管他内心知道,事实已经与他期望的背道而驰了。

在黎明到来之时,警察阵营的人忙着安顿平民,杀手阵营的人忙着逃亡撤离,只有他一个人疯了似的追寻着那熠熠星光朝远方跑去——他甚至忘记了自己会飞翔,只为接住哪怕一星半点的希望。

他跌跌撞撞地前行,却被碎石绊倒在地。尖锐的石子刺入他的双手,他仿佛感觉不到,膝行两步,沾着血的手高高举起,近乎奢望地祈求着星芒还能落入他的臂弯。

流云飘过,最后一点破碎的星光也消散在风中。他终是没有接住自己的爱人。

烈跪倒在地,那双嗜血的眸子第一次为他人流下眼泪。

对不起……卡卡……对不起……

13.

爱萝丝再次看到烈,是在薇卡的追悼会上。

往日中意气风发的恶魔一反往常地穿上了斗篷,戴上了帽子,散发着阴郁的气息。

爱萝丝走上前去,刚想开口便被烈扼住了脖子,又忽然被放开。

“前几天偶然找到的,我想,这是给你的。”

烈接过信,喉咙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身离开了。

14.

烈:

展信佳。

可能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吧。

我一直是个自私的天使。小时候我不喜欢繁重的课业时便跑到四处游览,长大后我对你有好感便命令你陪我玩耍,成年后我和你在一起便枉顾天下苍生的性命……我太任性了,任性到早已违背一名天使所背负的使命。

所以我选择了去赎罪。你也不要去怪罪他人啦。这是我自己种下的恶果。

请允许我最后自私一次——在我消亡后,你能帮我继续守护推理之都吗?

对啦,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一本书,它里面是这么说的:

“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但我会爱你。反过来也是。”

15.

推理之都的人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在重塑战争结束后,守护着他们的不是天使,而是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