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纪元》和这些产品不同的是,它不是由一个已经拥有一定群众基础的IP改编而来,而是游族原创的“非IP”产品。

 

《天使纪元》在上半年的表现可谓相当亮眼。从公开数据来看,《天使纪元》上线之初就显示出了“黑马之姿”——首日流水破千万,五天总流水破5000万。然而有着如此爆发力的《天使纪元》却并不是个短线产品,截至目前,整体的注册用户超过2000万,游戏内生态趋于稳定,玩家增长还处于稳步上升阶段。

在市场增长缓步入冬的2018年,游族是如何做到这样的成绩,并在此基础上还拥有稳定的游戏生态?我们在2018ChinaJoy期间采访了游族网络副总裁王鹏飞先生,听他以一位制作人的身份,来给我们讲一讲《天使纪元》运营中的门道,以及产品之后的发展方向。

 

着眼最广大玩家,在产品中寻找平衡点

《天使纪元》是游族自研的首款3DMMO产品,能有目前这样的成绩,王鹏飞坦言他们还是比较满意的。而问及秘诀,王鹏飞总结为“着眼最广大玩家”。

“着眼最广大玩家”首先体现在产品的优化上。王鹏飞解释到,他们通过调研发现,目前市面上很多同类的MMO产品,特别是端游模式的MMO手游,游戏包体最低也要1G大小。但是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玩家都有能够运行如此庞大包体的智能设备,这样的包体大小相当于直接拒绝了一部分没有高端智能设备的玩家。但同时,这部分玩家同样对质量上乘的MMO游戏有着需求,他们也希望能够玩到画面表现优秀的手机游戏。所以《天使纪元》在研发时就在努力寻找画面与硬件配置之间的平衡点,尝试在不降低画面表现的同时对游戏包体做优化。最终研发团队把包体大小做到了300M,进一步降低了游戏的准入门槛,让手机配置没有那么高端的玩家也能够享受到高端设备同等优质的游戏体验,同时在画质上也保持了堪比“端游”的水平,满足了端游时代硬核玩家的画质要求,抓取了这部分核心玩家的需求。

“这样既能够满足用户对游戏画面表现的要求,也大大降低玩家的准入门槛,由此有了能够触达更广泛用户群体的可能。”王鹏飞说到。

其次,“着眼最广大玩家”也体现在玩法层面。《天使纪元》很强调玩家的游戏感受,并为此设置了相对于传统“端转手”产品更强烈的玩家反馈,但比起“页转手”产品,《天使纪元》也注重游戏中的玩家生态——节奏感更强的成长反馈并不是建立在简单粗暴的数值膨胀上,《天使纪元》同样强调不同层级的玩家都能在游戏中获得更好体验的良性游戏生态。

以游戏的装备获取为例,《天使纪元》中的装备产出都靠打怪掉落,而打怪这一玩法几乎是“无门槛”的,这样就从游戏收益的产出机制上为玩家创造了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再通过交易所的流通模式,达到游戏收益的合理分配,构建不同付费用户相互需求的生态,从而使得不同付费层级的用户都能以较为平滑的方式获得游戏成长。

王鹏飞认为不同层级用户的游戏行为在游戏中都应该是被需要的,无论是付费用户还是免费用户,都应该让他们获得他们想要获得的游戏体验,要给免费用户更多的生存空间,这样游戏生态才能真正良性起来。通过技术优化和玩法改进,让任何层级的用户在游戏中都能够获得他门想要的体验,这是《天使纪元》做长线的一种考虑,也是《天使纪元》区别于大部分同类产品的核心竞争力。

 

未来游戏竞争将跨行业,“新体验”必须大于“玩家期待成本”

“在我们产品立项的时候,市场竞争已经比较激烈”王鹏飞说,“我们考虑如何和市面上的产品做出差异,最后得出新体验必须大于玩家期待成本的结论。”自2017年以来,人口红利消耗殆尽的影响正在慢慢传导向整个行业,而此时抢夺用户时间和注意力的并不只有同品类竞品,还有其他品类游戏,甚至新兴的短视频、社交app等更多元的娱乐产品。

王鹏飞认为,如果要将用户从原先的产品中分离出来,将其导入到自己的产品中,必须要让新体验大于玩家的期待成本。玩家的期待成本是指,玩家期望目标产品给自己带来高于原产品一定量级的新体验。如果超过这个阈值,新体验就超过了玩家的期待成本,用户自然就会进入到自己的产品中。这样的法则不止适用于和其他的游戏产品竞争,也适应对来自社交媒体以及短视频的竞争。

此外,提升新体验也可以从提升产品对玩家的友好程度,降低玩家游戏成本的方面入手。王鹏飞举例,他们的游戏包体做的比同类游戏更小,这让玩家可以付出很小的成本就能够体验游戏,然后《天使纪元》的画面表现又十分华丽,玩家进入游戏后就会有一个非常直观的冲击感,降低玩家进入的成本,让新体验更容易超过期待成本的阈值。

“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让玩家感受到你的产品是个好游戏,让他一进来就能够产生这样的感觉,这是一切的基础。”王鹏飞补充到。

 

营销要从产品出发,契合的才是最好的

很多人聊起《天使纪元》这款产品的时候,总是会谈及《天使纪元》的营销活动和代言人。在5月份的“斗鱼直播节”,由刘亦菲代言的《天使纪元》成为了武汉江滩的一条独特的风景线。大量印制着刘亦菲的宣传海报和主舞台间断播放的游戏视频让这款游戏成为了直播节2亿多线上线下流量中,话题权重最高的产品。

王鹏飞透露,他们做市场营销有一条原则。这条原则就是营销必须要考虑如何从产品出发,契合产品本身。“斗鱼直播节”举办期间,正值《天使纪元》新版本上线。所以《天使纪元》团队不止做了产品本身的露出,还针对新版本上线的全民竞技玩法,以表演赛的形式在现场开战。

与此同时,《天使纪元》线上的配套活动也开始启动。通过游戏主播将赛事直播给正在观看斗鱼直播节的巨量玩家,将玩法的乐趣传达出去的同时,《天使纪元》游戏中也上线了一系列配套活动来迎接这些慕名而来的玩家。最后加上斗鱼相应资源的结合,王鹏飞回忆,“斗鱼直播节”期间进入游戏的用户量是平时的两倍以上。

“我们更多考虑的还是新版本和当时营销相结合。”

而关于代言人的选择,也和营销同样是基于游戏产品契合的考量。由于游戏市场受众性别不平衡,美女代言人成为了很多游戏厂商的首选。但游族选择的刘亦菲,和其产品活动所露出的刘亦菲代言广告,传达的是跨越性别且与游戏相匹配的气质感。

王鹏飞提到,他们找到刘亦菲做代言人,除了其自身的流量和影响力,更多的是在经过广泛的玩家调研之后,确定了刘亦菲本身的气质和印象确实契合游戏的本身属性,才敲定了刘亦菲代言。

“很多玩家无法用几个词语把这种感觉表现出来,但是他们能够感知到,刘亦菲给他的感觉和《天使纪元》给他的感觉,有很多点是重合的。”

王鹏飞解释说,刘亦菲给人一种非常高贵的感觉,她的气场很“仙”,而《天使纪元》游戏画面本身就走的是唯美风,也非常“仙”。代言人给玩家的感觉和游戏给人的感觉是相吻合的,进一步强化了玩家对游戏本身的认知。

当然,王鹏飞透露,随着产品本身的迭代,当游戏的调性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的时候,代言人也会考虑变更。近期《天使纪元》推出了全新职业“猎魔者”,这个新职业和游戏已有的3个职业有着较大的反差,从职业玩法、背景设定等多个方面都有别于此前《天使纪元》的职业设计逻辑。这样的新版本多少改变了《天使纪元》在玩家心中的印象,而当这种改变从量变到质变的时候,游戏可能就会寻找一个更能契合当下版本的新代言人。

“包括我们后续的营销和代言人选择,都是从产品本身的角度去出发,寻找最具有契合度的方案。”

 

立足全球做产品,沉下心打造精品IP

在今年6月份,《天使纪元》推出了港澳台版本,并一举拿下了港澳台iOS 畅销榜TOP5,且从数据来看游戏仍然处于上升阶段。

王鹏飞指出,这其实是他们向全球出发的一个试水。游族网络最终将要把《天使纪元》推向全球,将其打造成一个全球化的精品IP。其实早在《天使纪元》立项之初,团队就本着全球化的标准来对游戏进行设计,除了游戏题材是适合走向全球的“西式魔幻”之外,上文中提到的包体小的优化设计也有一定基于方便全球化的考量。在大多数国外市场中,智能设备的发达程度相对于国内普遍落后,而这也成为很多手游出海的一道“硬坎”。

包体小让《天使纪元》在出海路上获得了先发优势,而游族的全球化更体现在游戏团队和内容上。目前《天使纪元》团队人员构成已经相当“国际化”,王鹏飞介绍,他们的美术团队来自韩国,音乐团队请来了日本的音乐制作人,整体团队构成就有着全球化优势。此外,全球化版本的《天使纪元》也不是简单的将国内版本翻译后照搬,游族在很多国家都建立了自己的团队,他们准备在各个目标发行地区进行文化提取,将文化元素融入游戏中,对世界观和剧情根据当地文化属性进行调整,让游戏与当地用户达到最大程度的贴合。

“可以说,我们的产品天生就有着全球化的基因。”

目前IP对游戏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而在精品游戏时代,IP更是对游戏的研发和发行有着更大的作用。此前游族推出过多款IP游戏,对IP建设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天使纪元》和这些产品不同的是,它不是由一个已经拥有一定群众基础的IP改编而来,而是游族原创的“非IP”产品。对于《天使纪元》未来的IP建设,王鹏飞认为还需要时间,他强调,IP建设需要时间的沉淀,他们的首要着力点还是产品本身,在不断对产品进行改进,进行优化之后,当游戏真正完善到一定程度之后,《天使纪元》终会成为IP。

“它是我们的自研产品,过去不是IP,但我希望未来它能够成为IP。当然首先还是要做好产品,慢慢的进行迭代,直到产品真正完善,IP也就慢慢的沉淀出来了。”

在访谈最后,王鹏飞也透露,短期内《天使纪元》的重心还是放在全球化上。但后续将会和南派泛娱合作开发由南派三叔正版授权的《盗墓笔记》手游,相信会给所有玩家带来一个全新的盗墓世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

*